•  广告位
  •  
  •  最新新闻列表
  •  
  •  图片新闻
  •  
 > 头条新闻 >

人生境界的六座里程碑(文摘)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11:28:04



考个驾照搞笑死了视频:乐嘉多伦多大学演讲!巴菲特再傳「投資十招」金融市场的分类快速打通严重鼻塞

一路走来几许尘埃为你,我一直做着那个傻傻的女子寮曠敤鍏搁泤鎬ф劅娓告垙浠h█当今中国谁的书法最强如何用佛诠释生活?最诱人眼神教您如何全面清除计算的机病毒【抱拳拜年男女有别】您可别记错了女人让男人死心塌地的最狠招五香烤花生的做法天后王菲歌曲连播【100首】下酒菜卤猪耳朵的做法现实中的神仙眷侣是怎样的?浠庝笂寰€涓嬬粐姣涜。鐨勮捣閽堟暟璁$畻娉?【理财指南】各银行利率差别大居民存款宜“货比三家”春雨倾城晓月:今生陪我一起走【音画】穿山甲的功效【清纯美女】春归留不住怎么评价《属于你的我的初恋》这部电影?钩针教程:元素图案节日喜庆系列flash素材(9)剁椒鸡丁----香辣独特【厨屋飘香】美女私房(48)柚子皮妙用

高清自然美景【极品美图】兵团召开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整改落实、建章立制工作会议三种口味冰淇淋的做法柚子皮妙用

 

人生境界的六座里程碑(文摘)

 

图片

《论语·为政》:“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段话可以翻译为“孔子说:‘我十五岁时立志要学有所成,三十岁时遇事都有了主见,四十岁时对事情的判断都能做到正确,五十岁时懂得了天的意愿和自然界的规律,六十岁时能够尊重和听取别人说的一切意见,七十岁时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却不会把事情做错。’”

在这段话中,孔子回顾总结了自己一生中发展进步的情况,评价了自己在一些年龄段上所达到的做人的标志性层级:志于学、立、不惑、知天命、耳顺、不逾矩。这六个标志性层级,可谓人生征途的六座里程碑。下面作一些解读分析,供大家参考。

图片

就一般的情况而言,未成年人的生活内容主要是读书学习。学习是很劳苦的事情,是与人的怠惰天性相冲突的。面对学习,人们会处于种种不同的状态:一种是克服不了畏难心理,因而厌学。一种是在学习中尝到了甜头(例如知识或技能所带来的乐趣、因成绩优秀而得到的物质或精神的利益等),看到了学习的前景(如科举、升学、就业等),因而好学。一种是通过学习而对学问本体有了强烈的追求欲,立志要攀登学问的高峰,甚至要以学问为己任,这就是“志于学”的境界。厌学的人当然不可能得益于学习,这种人是很多的。一般好学的人只是把学问当作获取其它利益的工具,往往在目标实现后就可能放松或停止学习,这种人也是很多的。“志于学”的人会在学问中越钻越深,成为学问的承担者和创造者,他们的劳动具有非常宝贵的意义,是在为人类的历史负责,是在为人类的现实负责,是在为人类的未来负责,其生活的价值当然与前两种人不可相提并论。孔子在十五岁时就从一般的好学而进步到“志于学”的境界,这当然是难能可贵的,他后来之所以成为圣人,显然就是能够较早地“志于学”的缘故。能够“志于学”的人,古往今来都是很少的。

促使人们进入“志于学”的境界,有多种多样的原因。孔子为什么能够在别人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进入了这一境界,他自己谈过一个最早的原因,《论语·子罕》:“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看来是由于贫贱所迫,为了改变自己的被动现状而努力学习的结果。

图片

所谓“立”,是人生道路上的第二个里程碑,是学习有成的第一个标志性成就,通俗点说,就是在社会上能树起个人架子来了。这里的“立”,其内容不是指钱财方面的富和权势方面的贵而言的,它指的是学问方面的“富”和见识方面的“贵”。在这些方面,成为天下首“富”首“贵”的是圣人,实现了一般的大“富”大“贵”的是贤人,达到了“温饱”或“小康”状态的就可以算是能“立”起来的常人了。就一般的情况而言,圣人见不到,贤人很稀罕,人们经常所赞许的往往是这些“立”起来的人,他们在常人中的比例也不是很高。

所谓“立”,就是超出一般,就是突显出来,雅点的说法是鹤立鸡群,俗点的说法是羊群里冒出骆驼,和常人的比较不能是半斤八两。是否做到了“立”,要看自己的学问和见识是不是成熟的,遇事是否能有主见,而这种主见又必须是人们所认可而佩服的。当然,要想在人际间树得起来,品德修养方面的高尚也是必不可少的。

孔子在三十岁时成了人群中的佼佼者,这个时间不能算早,也不能算晚,关键要看和谁比,还得看比些什么。其实能“立”起来就是一种难得的成功,“立”是人生的一个大坎儿,无庸讳言,有多少人生活了一辈子都未能“立”起来,甚至是连一点“立”起来的迹象和可能都没有。

图片

“立”起来了,只是比常人突出而已,并不意味着该学的知识都已经学到家了,也不意味着该有的见识都已经高到头了。“立”起来的还往往只是个架子,这个架子还有待于充实和丰满,这是一个继续学习的过程。孔子自认为在四十岁时达到了“不惑”的境界,所谓不惑,就是觉得对人对事都能看得清楚,理解得透彻,既可以从宏观上把握,又可以从微观上解析,好像没有什么自己所不能理解和判断的问题了。这时候他立起来的这个架子,羽翼已经丰满,根基已经扎实,表现得不仅突出而且稳固,这时的他不但可以算是进入了贤人的行列,而且可以算贤人中的佼佼者了。

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人的见识不可能无限发展,会有一个相对的极点。“不惑”主要说的是人的见识层次已经到位,既然已经到位,这就是一个“终点站”,思想的工厂已经建成,所需的设备已经购齐,剩下来的就只是处理多少材料、生产多少产品的问题了。虽然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不惑”可以有不同的内容结构,但总的来说,“不惑”应该算是个人智力发展的最后一座里程碑。

图片

关于“天命”一词,古代有多种具体的词义。一是指天的意旨和安排,一是指自然规律,一是指人的天赋。孔子四十岁时已经不惑,他就应该是知道自己的天赋了,不必等到五十岁。把天命视为自然规律,这是后来荀子的主张,《荀子·天论》:“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孔子是有神论者,他心目中的天和荀子心目中天不一样,不可能敢有“制天命而用之”的念头,倒会是“知天命而用之”。孔子所知的“天命”,只能是“天的意旨和安排”,这种安排指天对世间一切事情的安排,当然也包括对他孔子个人的意旨和安排。

古人认为天是世间万物的主宰,天对人间的一切都有使其存在和发展的意愿和安排,人只能“顺天理物”,不能逆天而行,人间发生的一切都是天意的体现。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人们其实有两种为人处事的态度可供选择:一是消极地随心所欲,放弃对社会和自身的一切责任,得过且过,甚至可以无恶不作。这样做的理论根据可以归结到“天命”,说这也是天的一种安排,人不过是天所操控的棋盘上的一枚可以被任意牺牲的棋子——反正一切都有天给兜着。一是积极地探讨了解天的意愿的内容和规律,主动承担起天所赋予的任务,配合和帮助天来实现其意愿和安排,自觉地为天当一个冲锋陷阵的马前卒——这实际上是要将自己当成天的化身。

古人心目中的天的形象是很神秘的,但他们对于天的意志的属性的认识却一点也不神秘。《尚书·汤诰》:“天道福善祸淫,降灾于夏,以彰厥罪。”《左传·僖公五年》:“鬼神非人实亲,惟德是依。”又云:“如是,则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冯依,将在德矣。”《史记·伯夷列传》:“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说来说去,所谓天意的属性很简单,就是“福善祸淫”,也就是惩恶扬善,就是让人们规规矩矩地做一个对社会和他人有益的好人。好人必有好报,这种好报由天来颁发。恶人必有报应,这种报应由天来执行,罪大恶极之人就会天打五雷轰。如此看来,所谓天意其实就是人意,就是社会公理,这样的天意恐怕是人人都不难知道的。明明都是人的意愿,却要说成是天的意愿,这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发明。同样的弃恶从善的主张,如果是人提出来的,那么人们就宁肯相信“杀人放火吃饱饭,修桥补路砸折腿”,宁肯相信“看经念佛瞎了眼,行好积德常忍饥”,宁肯相信“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如果这个主张贴上了天的标签,其威慑力就足以使形形色色的人们开始掂量自己的行为,对天的权威有所顾忌。

“天命”的内容是“天的意志和安排”,天的意志是向善,好人的意志也是向善。知天意很容易,这样的天意人们早就知道了。但天对人间事务的存在和发展情况的具体安排,可就不那么容易知道了。善人们在天所操控的棋盘上有其层级的区别,天要扶植各种层级的善人,会给善人安排实现天意的各种层级的任务,所以有的善人是“车”,有的善人是“马”,有的善人只是“卒”。恶人们在天所操控的棋盘上也有其层级的区别,但他们都属于必败的一方,最终都会被对方吃掉。在这场善与恶的对弈中,自己是“车”还是“卒”,在对弈中能承担什么样的任务,该有什么样的表现,作出什么样的成绩,能换来什么样的奖赏(最好的奖赏就是当上天的儿子),对于这类型的问题,参与对弈的善人们却未必都会有自觉、理性、明晰、准确的判断分析。

古人认为,天对人间事务的安排方案,人们本来是不知道的,但天会通过种种办法将自己的方案暗示给人们,让人们预知它对人事运行的态度以及干预措施。例如自然灾害都被认为是天对人的惩罚,风调雨顺被认为是天对人的奖励。妖异被认为是天对人的预警,祥瑞被认为是天对人的首肯,天象的变化就直接昭示着人间相关的人和事的变化。既然如此,人们就开始了对“天命”中的那个“安排方案”的可知性研究。《周易·系辞上》:“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就是开展这项研究的理论根据。史书中有大量关于天文、五行方面的记载,就是这项研究工作的实践记录。历朝历代,人们对于“天人之际”的研究探讨付出了不少努力,由此看来,所谓“天命”并不是真的不可知,尤其对于专家和圣人来说,他们是必须探知天命的,否则他们就失去当专家和圣人的资格了。另外,天甚至可以通过托梦等方式直接与人进行沟通,《左传·宣公三年》:“初,郑文公有贱妾曰燕姞,梦天使与己兰,曰:‘……以是为而子。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

孔子是怎么知道“天命”的?如果他说是天托梦告诉他的,或者是他夜观天象而看出来的,那我们就可以一笑置之了。但从《论语》此处的叙述来看,事情显然不是如此简单。从其语境的逻辑来看,孔子叙述的是自己逐渐进步的过程,从“志于学”到“从心所欲,不逾矩”,每走一步都需要个人付出努力,都是自身境界的一次脱胎换骨的升华,显然“知天命”在他看来也是人生奋斗成果的一个标志,从道理上讲也是人人都可能达到的一个成长高度。如果在“不惑”之后就停止了努力,就不可能再达到“知天命”的高度,“知天命”是一种劳动的积累,而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谁捡到就是谁的。如果“知天命”可以不劳而获地捡来,那就和“五十”不“五十”没有关系了,也不一定要排在“不惑”之后,更没有必要郑重其事地讲给人听了。由此可以断言,孔子在“不惑”之后继续努力着,十年之间又大有长进,知识、才能、声誉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他的人生目标自然也会不停地水涨船高,他的理想蓝图自然也会不停地弃旧图新,其结果不言而喻:圣人的桂冠似乎已经向他头上飘来,躲也躲不过。桂冠标志着劳动成就,桂冠也意味着社会责任,圣人的社会责任就是经邦济世,孔子给自己设定的社会责任也是经邦济世,从实际情况来看,孔子作为当时的圣人是名副其实的。按照当时的观念,圣人就是天的使者,就是天意的化身,他所担负的就是天的使命,这也许就是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的事实基础。所谓知天命,也就是认清了自己最终的社会责任和奋斗目标。孔子是有神论者,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处于他这样的状况之中,他是不可能不将这种社会责任和奋斗目标理解为“天命”的。《论语·八佾》:“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孔子和这位仪封人谈了些什么,《论语》没有说,但其谈话的内容肯定是非同寻常的,因为孔子留给他的竟然是一个“天的使者”的光辉形象,是一个在天下无道的情况下代天来行教布道的“木铎”。既然是天派来的,是替天说话的,孔子将自己的社会责任和奋斗目标定位为“天命”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图片

知识和见识是评价人格层次的标准,气度和修养也是评价人格层次的标准。耳朵是用来听别人说话的,别人说的话会使自己产生敬佩、同意、无所谓、不同意、气愤等不同层级的感受。就一般人而言,往往都是根据自己的评价标准而表现出对别人意见的不同反应,喜欢“顺耳”的话,不喜欢“逆耳”的话。顺耳的话,有的是合理的,有的是不合理的。逆耳的话,也有的是合理的,有的是不合理的。从理性的角度看,当然是无论顺耳还是逆耳,都应该根据是非标准来决定自己的态度。同样是面对一些不合理的逆耳的话,有的人会觉得很气愤,坚决不能接受,对发言人极其反感;有的人会觉得很正常,可以理解和包容,并且对发言人感到遗憾和同情。面对同样的事情表现出来的这些不同的态度,其实反映出来的是人的气度修养的差异。《论语·学而》:“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是说别人不理解甚至误解自己,自己还能做到心平气和,并不生气,普通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论语·子张》:“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子张的论述比孔子的“不愠”更进了一步,他主张对人来者不拒,其原则是“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有了这样的君子气度,就可以做到“耳顺”。在君子那里,其实是没有逆耳的话的,凡是常人所认为不合理的话,君子都能够理解对方说这些话的事实基础,能够谅解和包容这些话对自己的冲击,能够同情和遗憾对方持这些见解的不幸,甚至想到这些不合理意见对自己的种种有益的启示,想到自己对人家所负有的责任。由此看来,君子对于他人的任何意见都应该是积极地欢迎的,不会因为自己的好恶而产生逆耳的感觉。孔子在六十岁才进入了这一境界,可见磨炼出这样的大家气度是何等地不易!

图片

人学习是为了知道是非标准,人办事要执行是非标准。知道了和做到了是两回事,不知道的当然做不到,但知道了的却未必都能做到。其实就普遍的是非标准而言,知道它们并不难,要想都做到它们可就不容易了。损人利己的人不会不知道社会的公理是克己而利人,贪污腐败的人不会不知道行政的纪律是廉洁清正,这都是一些极端的例子。即使是像孔子这样的圣贤,他一辈子也不可能事事都做到“学”与“行”的一致。《论语·述而》:“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时时反省,主动知过和改过,这是儒家一直倡导的修身座右铭。所谓“不惑”,就是知道一切是非标准了,但是将这些标准完全运用于规范自己的行为,不再有自觉或不自觉的“学”与“行”不一致的情况发生,这是孔子到七十岁时才达到的境界。

《论语·公冶长》:“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论语·先进》:“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强调遇事要反复思考,强调遇事要咨询老师和父兄的意见,不主张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也就是不主张不成熟的人们“从心所欲”,目的是怕把事情办错,不符合规矩。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了,不必再对自己的想法进行斟酌推敲,不必再咨询有经验的人的看法,做出来的结果肯定都能符合是非标准,这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了,就是不犯任何错误了。这是一种“学”与“行”完全一致的表现,实现这样的境界,当然也是恒久地历炼的结果,是做人境界的最后的升华。

由此可见,孔子的一生是不断学习的一生,是不断进步的一生,他也是在做人方面达到了最高境界的典范,这一境界是在其生命的尽头才最终实现的。

图片


怎么去学唱歌,去接触音乐,只有音乐才能让我感受到存在?第一个要注意的是如何使声音更饱满.宏亮 无法打开声音的原因有两个:1..没有充分利用共鸣器官 2..气息不稳 (方法): 一. 技巧 1.体会胸腔共鸣:微微张开嘴巴.,放松喉头,闭合声门(声带),象金鱼吐泡泡一样轻轻地发声..或低低的哼唱,,体会胸腔的震动. 2.降低喉头的位置:(同上);喉部放松. 3.打牙关:所谓打牙关,就是打开上下大牙齿(

怎么去学唱歌,去接触音乐,只有音乐才能让我感受到存在?第一个要注意的是如何使声音更饱满.宏亮 无法打开声音的原因有两个:1..没有充分利用共鸣器官 2..气息不稳 (方法): 一. 技巧 1.体会胸腔共鸣:微微张开嘴巴.,放松喉头,闭合声门(声带),象金鱼吐泡泡一样轻轻地发声..或低低的哼唱,,体会胸腔的震动. 2.降低喉头的位置:(同上);喉部放松. 3.打牙关:所谓打牙关,就是打开上下大牙齿(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