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位
  •  
  •  最新新闻列表
  •  
  •  图片新闻
  •  
 > 头条新闻 >

瑞士悲剧:两位CEO为何相继自杀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1:14:55



7种致命美食披着健康外衣豆腐丸子性开放推高中国堕胎率肺系疾病的治疗为人处事八大宝典

PS打造绚丽心形图技巧【引用】编织帽子集淘宝上蓝宝石显卡380元与京东同类产品499元有什么不同?因为试用后感觉不出差距。?南北通吃的酸豆角做法好美民国女子的旗袍风全手工打造“免烤、无油、无脂、低糖、健康”的【紫薯月饼】五种让男人幸福也放心的妻子第十五讲   中药的应用:中药的配伍(二)远离成功的六种错误思维模式!五四精神:两种理性的冲突爱尔兰花边教程----“翅膀式花边”赵孟頫的行书《道场诗帖》=★★=小品盆景几架精赏=★★=早上洗澡才是正确的你知道吗【蜂蜜小面包】完美整形详细攻略——(附:面包机揉面操作技巧)彻悟人生,句句肺腑!肛门冲进了一些洗浴池中的水,是否对直肠有伤害。?上课打瞌睡是因为注意力很难以集中吗?目前在一家出版社做学生期刊的编辑,但是感觉前途渺茫,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发展,求指导?谋略的层次毕业复习英语作文练习一写英美文学作品读后感,英语老师会喜欢看哪种?能否推荐书名?2013年流行歌曲随机播放那些神书,你有看过吗?衡阳被打副局长廖曜中:我将辞官归田当农民

港星金曲精选(100首)太惊人了:五大麻烦困扰着中国针对文章出轨,exo团体事件,怎样才是一个好的公关?衡阳被打副局长廖曜中:我将辞官归田当农民


今年夏天,苏黎世保险集团CFO与瑞士电信CEO先后自杀,震惊了商界。他们都事业有成,热爱运动,懂得享受生活,但他们所面临的压力也惊人的相似。事实上,他们承受的压力很大一部分来自与公司董事会主席之间的冲突,而这种现象在所有瑞士高管当中都非常普遍。


    夏末的苏黎世有一种乡村田园般的宁静,不时有鸟儿掠过湖面,不久它们就将越过阿尔卑斯山,迁徙到南方过冬。然而,在8月26日,瑞士金融中心如画的宁静却被打破。世界最大保险公司之一苏黎世保险集团(Zurich Insurance Group)的首席财务官皮埃尔?沃蒂耶,被发现在其位于苏黎世近郊的高档住所内自缢身亡。沃蒂耶仪表堂堂,有着马拉松运动员一般的体格。如今,53岁的他留下了两个已经成年的孩子和他的妻子,撒手人寰。他的妻儿至今还记得,他在派对上展示的出色舞技让他看上去对生活充满热爱,而不是痛苦。

    除了留给人们的印象之外,沃蒂耶还留下了两封遗书,在商界引起了轩然大波,也让苏黎世保险集团(全球500强排名第123位)阵脚大乱。其中一封遗书是写给家人的,而另外一封是写给公司的。乍一看,第二封遗书像是一份商业公告,打印的内容开头写着:“致相关人士”。可实际上,这是对欧洲商界一位重量级人物的无情控诉:他就是苏黎世董事会主席及前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CEO约瑟夫?阿克曼。沃蒂耶称,董事会主席傲慢霸道的作风让他绝望——这种“有毒的”关系让他的自杀看起来成为一种符合逻辑的逃避。这封遗书用英文写成,这是沃蒂耶与阿克曼在一起交流时经常使用的语言。苏黎世双周刊金融杂志《Bilanz》引用看过遗书的人的话称:“它是措辞激烈的斥责。沃蒂耶批评阿克曼的侵略性,说他是他见过的最差劲的董事会主席。”自杀事件几天之后,65岁的阿克曼便离开了苏黎世,他告诉董事会,虽然沃蒂耶的指责没有根据,但这还是让他觉得自己不再适合担任董事会主席职位。

    接下来的几周,金融界的许多人都在考虑一些深层次的问题。首先,一家大公司怎么会注意不到一位颇受爱戴的元老级高管有自杀倾向?沃蒂耶在苏黎世高层中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他在公司任职17年,而阿克曼在苏黎世任职仅有1年时间。公司正在对此事进行内部调查,并很快任命阿克曼的副手汤姆?得?斯旺担任董事会主席。公司CEO沈文天在9月3日的电话会议中向分析师保证,苏黎世目前状况良好。

    然而,不考虑沃蒂耶所面临的痛苦,依然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尤其是在经济困难时期,面临爆炸性的冲突,跨国公司高管面临的压力是否变得不可承受?而利润动机是否正在践踏高管的人性?很明显,许多不如意的高管往往会选择辞职,但自杀并不常见。而且在瑞士,这个问题尤其令人沉痛,因为就在沃蒂耶结束自己的生命几周前,瑞士电信(Swisscom )CEO卡斯滕?斯洛特也在瑞士首都伯尔尼附近的家中自杀。两人自杀的原因惊人的相似,瑞士电信高层的个性冲突令斯洛特难以忍受。有人猜测,高管的生活是否被错误地扭曲。比约恩?约翰森说:“压力和速度正在急速上升。”约翰森在苏黎世创办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猎头公司,而且他与沃蒂耶和阿克曼都是老相识。

    约翰森对《财富》杂志(Fortune)表示,他可以肯定,瑞士两位高管夏季自杀的时间之所以这么接近纯属巧合,高管自杀的情况在全球并不少见,只是鲜有报道而已。虽然高层面临的压力确实在急剧增加,但他指出高管的收入也在大幅上涨;换言之,承担这些艰巨工作的人都是手握大权的富有之人。(沃蒂耶的工资预计为320万美元。)但尽管如此,21世纪始终在线的公司文化也带来了严峻的挑战,而许多人或许会认为这样的挑战难以承受。约翰森表示,“在互联网时代,面对分析师、记者等各类人群的围攻,没人可以摆脱工作,只能舍命相陪。”

    在外界看来,苏黎世保险集团的悲剧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尤其是成立于1872年的这家公司充分体现了瑞士人低调、务实的风格。但早在2012年3月后不久,便有敏锐的观察家们宣称,他们发现了公司出新问题的前兆。当时,公司刚刚聘请阿克曼对公司进行改组。

    阿克曼在瑞士的农村长大,在德国金融界,他是一位耀眼的明星。他用了十年时间就将德意志银行从一家地方性的小公司变成了一家全球性的大公司。但他并未能保住在德意志银行的董事会主席职位。在他位于法兰克福的办公室里,挂着他与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佛拉基米尔?普京、胡锦涛和安吉拉?默克尔【2008年9月,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后,默克尔曾向阿克曼寻求帮助,稳定德国银行业。】的合影。

    9月20日的《Bilanz》杂志发表了一篇描写高层权力之争的封面文章《水火不容》(Like Fire and Water)。文章中,苏黎世董事会一位不愿暴露姓名的成员表示,阿克曼的名气对苏黎世董事会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这位董事会成员认为,任命阿克曼为董事会主席被证明是“一个错误”,而有其他人从一开始就见证了文化冲突。阿克曼趾高气扬地来到苏黎世。他并没有住进前任狭小的内部办公室,而是搬到了宽敞的海滨寓所。苏黎世非正式的、随意的会议传统也被改成正式的预约会面。虽然同僚们认为阿克曼仍需要了解保险业,但这位主席却已经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8月14日的一个小时是持续数月摩擦分歧的一个缩影。本月早些时候以及最近一段时间,一位员工曾先后对路透社(Reuters)和《Bilanz》杂志透露,当时,沃蒂耶到阿克曼的办公室,敲定第二天的苏黎世半年收入简报。阿克曼不同意沃蒂耶的意见,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苏黎世将无法达到三年目标。而对保险业会计独特性更熟悉的沃蒂耶认为,公司实际上正在逐步实现目标。但最终阿克曼获胜。据知情人士对《Bilanz》杂志表示,在不到两周后的遗书中,沃蒂耶提到了8月14日的会面。在8月15日的简报会上,苏黎世报告半年净利润减少17%,导致公司股价下跌4%。

    但阿克曼的一些朋友和同事却认为,沃蒂耶控诉的言辞与他的自杀一样令人迷惑。阿克曼在一部纪录片中曾形容自己“非常苛刻”,但对于他欺压同事的说法,他的支持者们却予以否认。阿克曼在德意志银行时的发言人斯蒂芬?巴隆告诉《财富》杂志(Fortune):“他是一位非常强硬和苛刻的高管,但他也非常公平和友善。”巴隆在为前任老板撰写的传记(于9月中旬出版)中形容阿克曼缺乏耐心且非常严厉,“为他工作并不轻松”。他写道:“谁也别想在通宵加班后从他那里听到一句‘谢谢’。”不过,巴隆对《财富》杂志表示,阿克曼干劲十足地度过了大规模的危机——雷曼兄弟破产,几近破产的德国银行,还有欧元区危机等,而且他不相信是阿克曼把沃蒂耶逼到了绝望的境地。阿克曼看起来非常放松,总是面带微笑。阿克曼在出席巴隆在柏林的新书发布会时告诉记者,他“坚决否认”对沃蒂耶的死负有责任。巴隆告诉《财富》杂志:“即使面临异常混乱的局面,他也总能保持冷静和泰然自若。这应该是由他的基因决定的,来自他在瑞士乡村的成长经历。” 

    但最近,瑞士乡村也不复以往的平静。在7月23日,沃蒂耶自杀五周前,瑞士电信CEO卡斯滕?斯洛特在首都伯尔尼近郊的弗莱堡的家中自缢身亡。(六周之前,斯洛特的朋友、明信片公司ABC Verlag的CEO丹尼尔?埃契也在伯尔尼的家中自杀,只是此次事件鲜有报道。)与沃蒂耶一样,斯洛特也留下了一封遗书,据报道,遗书内容非常简短,且内容含糊。

    瑞士今年夏天发生的自杀悲剧肯定是巧合。但沃蒂耶和斯洛特身上的一些共同点却不容忽视。碰巧的是,这两位都在大公司身居高位,都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瑞士电信是瑞士最大的电信公司,由政府控股。据称,2013年上半年,这家公司的收益下降了10%,原因是用户增加导致成本上升。其次,两人都相貌英俊,有着运动员一样的标准身材,对户外运动都充满了热爱。斯洛特热爱跑步、滑雪和滑冰,曾骑竞赛自行车行走2,200英里,还计划在伯尔尼成立一家自行车共享公司。斯洛特去世后,与斯洛特相识12年的《Bilanz》杂志电信业记者马克?考瓦斯基写道:“他相貌英俊,体格健壮,极富男子气概。卡斯滕?斯洛特的职业道路似乎无人能挡。”

    然而,一个因素使斯洛特的职场道路停滞不前。在考瓦斯基看来,公司高层之间的激烈冲突才是致使他选择自杀的关键原因。与沃蒂耶类似,2011年年中,一位强势的董事长韩穗里?鲁斯利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斯洛特在瑞士电信的命运。鲁斯利下定决心对公司进行改组,他曾成功将瑞士连锁超市Coop改造成一家大型公司,为自己赢得了声誉。他借鉴Coop的策略,要求提高利润,减少开支。然而,他对面临巨大变革的电信行业并不熟悉。而被要求执行此项任务的斯洛特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谁才是公司运营的负责人并不明确——有人认为,瑞士出现这样的问题,原因是董事会主席/董事长和CEO的职责有许多重叠的地方。在鲁斯利的前任任职期间,斯洛特获得了多年的相对自主性和自由,而随着新官上任,这种自由却突然受到了限制,因为鲁斯利要展示他的权威。考瓦斯基告诉《财富》杂志:“斯洛特与鲁斯利都是微观管理着。如果你把他们两人放在一起,由一个人管理另外一个人,肯定没有好结果。”。

    斯洛特生活中的压力非常明显。他去年曾对电视记者表示,失败的婚姻是对他“最沉重的打击”,让他始终充满了负疚感。多年以前,他爱上了公司的一位同事,从那之后便与妻子分居。他只能每两周去见一次他的三个孩子。而他的新伴侣经常出差。他的朋友告诉记者,斯洛特自杀的时候,他与爱人正在考虑分手。与鲁斯利持续的争斗则是雪上加霜。斯洛特的同事告诉考瓦斯基,在工作中,曾经热情洋溢的斯洛特变得沉默寡言,他在工作过程中做的陈述报告也是漏洞百出。失眠令他备受折磨。斯洛特从2006年开始经营瑞士电信,后来却开始公开物色新工作,咨询猎头,还有规划自己的自行车共享公司。他一直尽量避免在办公室工作,更喜欢通过智能电话保持联系。但在5月份,斯洛特对瑞士一家星期日报纸表示,每天24小时的工作要求令他感到窒息。他曾这样说:“如果你要不时查看智能手机,看看是否有新邮件,你就没法得到任何休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平静下来。”如今,这些话听起来更像是求助的信号。

    7月初,斯洛特曾告诉他的好友,他必须立刻离开瑞士电信,他要去阿尔卑斯5,000英尺的高峰。他登记入住了Guarda Val Lenzerheide酒店(登山爱好者的最爱),还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山地骑行。然后,他在位于策马特的度假住宅和孩子们度过了一周。等他把孩子送到前妻家回到自己家里,他发现家里已经人去楼空,他的女朋友离开了他。第二天早上,女佣发现他在屋内自缢身亡。考瓦斯基在《Bilanz》杂志中写道:“焦虑、孤独、脆弱、负疚感,这都是导致他最终选择自杀的原因。斯洛特把所有这些都带入了坟墓。”

    虽然我们并不清楚导致斯洛特自杀的真正原因,但考瓦斯基表示,回顾他的一生,家庭问题和与鲁斯利激烈的权力之争让他感觉无处可逃。他对《财富》杂志表示:“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决定。但与董事长的冲突似乎是最重要的因素。”

    瑞士电信和苏黎世保险集团仍在继续前进。进入新的季度,两家公司都着眼于未来。瑞士电信的代理CEO乌尔斯?斯坎皮在9月12日发表了一则乐观的声明,称公司将大规模扩大“超快”宽带服务。约瑟夫?阿克曼的自传作者斯蒂芬?巴隆表示,他的前任老板正在思考未来。9月19日,苏黎世保险公司推出了新一则广告,广告语是这样写的:“为了那些真正懂爱的人。”旁白说道:“如果你真的爱它,就要用最好的方式去保护它。”很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保护那两位瑞士高管皮埃尔?沃蒂耶和卡斯滕?斯洛特。现在,他们的同事们应该认真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同时思考一下,如何避免悲剧再次上演。(财富中文网)

    译者:刘进龙/汪皓 

 

 

 

 


1 男人、要么留她清白、要么许她未来。­  2不是一辈子的人 就别说一辈子的话。­  3很多人闯进你的生活,只是为了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  4人生就像愤怒的小鸟,当你失败时,总有几只猪在笑。­  5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问何必。­  6当我对你越来越礼貌时、我们或许就越来越陌生了。­  7没钱人生路难走,有钱身后一群

1 男人、要么留她清白、要么许她未来。­  2不是一辈子的人 就别说一辈子的话。­  3很多人闯进你的生活,只是为了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  4人生就像愤怒的小鸟,当你失败时,总有几只猪在笑。­  5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问何必。­  6当我对你越来越礼貌时、我们或许就越来越陌生了。­  7没钱人生路难走,有钱身后一群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