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位
  •  
  •  最新新闻列表
  •  
  •  图片新闻
  •  
 > 头条新闻 >

国军将领讽李宗仁白崇禧是败类:抗战广西成独立王国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6:44:10



心理解读:已婚男人心中渴望得到的最实用的五种“潜情人”常用修辞手法知识梳理【钩针教程】智力球美国买官卖官:骆家辉爆丑闻时尚优雅的深灰色针织长袖修身外套

结合歧视性价格理论讨论团购是否是歧视性定价,为什么?【视频】纪念毛主席逝世36周年小学毕业生朗诵《毛主席啊,我为什?》这样设置一下你的电脑,开机速度飞快!为什么女生25岁被认为已经老了男生却不是?清醇少妇.醉人红裙【图】銆愮綉鏂囧垱浣滄妧宸т簩鍗佸叚銆戝浣曠敤鎬ф牸绐佸嚭瑙掕壊锛岀敤瑙掕壊鍚稿紩璇昏€?〖音画〗灿烂的草原(何乌兰)具备怎么样的能力才能进入阿里巴巴从事数据仓库/数据分析之类的工作?酵素决定健康和寿命这次北京的降雨量是什么水平?图解:50个经典思维法则,改变人生一张图告诉你:"你能陪父母的时间其实很短"180.慢性咽炎特效方革命中的人如果不理解,革命以后后人享受了成果却不愿去了解。那革命有何用?古往今来中国最经典的五十句名言!菜鸟如何写网络小说?快报教你三要三不要·都市快报我爱你,中国的汉字转载谁给您幸福???谁给您解脱???人的善良来自于干净的心底【心灵悟语】【详图细解】豆豉沼虾的做法鍗楁箹锜圭矇鐨勫仛娉?做春饼绒绒线背带裙夜,无眠【音画】公文写作的逻辑性

金牌男声(三十首男人听的歌)图解:实用贴▎跑步后的拉伸放松13法青春有诗和远方(青年观)公文写作的逻辑性

NSK     LS300520ALK2B-KCZ  

国军将领讽李宗仁白崇禧是败类:抗战广西成独立王国


核心提示:何成濬认为,“抗战军兴,以外力压迫太甚,前时所谓杂牌军队,大部分具有国家观念,一惟中央之命令是听,改编整理,毫无阻碍”;而另一方面,有四五省区高级将领,“视此为千载一时良机,乘中央无暇他顾,要挟欺骗,扩张其地盘,充实其军队,危害党国,破坏抗战于无形之中,此等败类,真擢其发不足以数其罪也”。何成濬尤其痛感桂系势力在抗战时期的膨胀,认为李宗仁的第五战区“最难应付”;中央政府对“广西事向不能过问”。

抗战后的李宗仁与白崇禧资料图

本文节选自《凤凰网历史频道·观世变》栏目第66期,作者:王奇生,原题为:研究抗战应挤掉国军官方战报中的水分,欲纵览《观世变》全文请点击[详细]

国军将领借抗战之机坐大:李宗仁“最难应付”

学界一般以为战前的地方实力派因一致抗战而逐渐归顺中央,却忽略了另一现象,即一批军事将领借抗战之机坐大,甚至形成新的军阀割据局面。蒋介石固然喜欢越级指挥,而将领骄不受命,则是问题的另一面相。抗战初期,徐永昌就感慨:“在今日,命令电报所生之效果已微,今日惟有委员长亲与前方将领之电话或者有效耳。”[111]到抗战后期,情况更是如此:

午前为章来述其消极意念,略谓委员长感叹无人负责办事,实由委员长自己造成,将领骄不受命,必委员长手令,才有几分几的效率,派出人员必侍从参谋,此全系不运用组织,自毁机构能力。[112]

而在何成濬眼中,战时地方军人势力的膨胀更为严重。他认为,高级将领借抗战之机扩张势力,以职位为地盘,造成外重内轻,中央权威失坠。他在1942年3月15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自抗战后,各省又渐由统一而变为割据,新式军阀较前之北洋旧军阀,尤为骄横,中央威信,远不如五年以前,无论如何措置,恐终难收圆满之效。”[113]与徐永昌的看法相近,何成濬认为,“抗战军兴,以外力压迫太甚,前时所谓杂牌军队,大部分具有国家观念,一惟中央之命令是听,改编整理,毫无阻碍”;而另一方面,有四五省区高级将领,“视此为千载一时良机,乘中央无暇他顾,要挟欺骗,扩张其地盘,充实其军队,危害党国,破坏抗战于无形之中,此等败类,真擢其发不足以数其罪也”。[114]何成濬尤其痛感桂系势力在抗战时期的膨胀,认为李宗仁的第五战区“最难应付”[115];中央政府对“广西事向不能过问”。[116]张发奎也指出,白崇禧是真正拥有在广西决定一切权力的人,虽然他身在重庆,但他真正控制着广西省的党政军事务,是广西实际上的“灵魂”。[117]中央连半个人都安插不到广西!人事牢牢控制在桂系首领的手中,甚至连陈立夫CC系的势力都不敢渗入广西的国民党。[118]

作为军法执行总监,名义上执掌全军最高军法,位高而权重,实际上何成濬深感其权力无法贯彻,如人事方面,“各战区军法执行监,编制虽直隶本部,应由本部派员充任,事实上除第七、第八两战区外,均系各长官保荐。盖各战区长官,不完全服从中央命令者,为数较多。若中央派人前去,非借故拒绝,即事事掣肘”。[119]执法过程中,战区军事长官更是直接干涉,不能依法裁判。何成濬慨叹:“今日各战区司令长官,其骄横有过于明末四镇之黄得功、高杰、刘良佐、刘泽清等,在其范围之官吏,倘与无私人关系,不陷之于罪戾,即排挤而去之,比比皆是,岂独一军法执行监耶!”[120]

熊式辉回忆,1943年7月的一次军事会报,议及军需,军政部长何应钦向蒋报告本年节省军费三亿元。蒋诘问:全年二百亿军费省出三亿,尚何足道?可见军需处长并未认真整理。何氏辩曰:军需处长岂能为力,整理之责,全在军师长,现在状况,军政部长令,且不为军师长所重视,有许多事改革不动。熊氏闻之,深有同感:“盖军中纪律如此,令不能行,禁不能止,要非一朝一夕所养成。军师长自视为天之骄子,有恃无恐,当然难于层层节制,责任犹在上层,若不速加整饬,势必日趋腐败。”[121]

抗战时期,地方军人势力的膨胀,与战区制有直接关系。事实上,战区和集团军不仅是军队的组织形式,同时也是国军各个派系在战时的存在形式。战区制以及让战区司令长官兼理行政(省主席)、党务(省党部主委),集军、政、党权力于一身,难免产生新的地盘意识和割据野心。于是乎,“各战区几成独立国,用人行政,均不遵照中央法令办理,中央亦无策制止之”[122];“兼军职之省主席,权力几无与伦比,事事不遵中央规定,形同独立;不兼军职之省主席,则受制于人,权力被削夺殆尽。”[123]1943年沈鸿烈巡视西北七省归来,与熊式辉谈观感:军事长官不以训练及作战为重,好横干地方政治,地方官有如牛马。[124]不仅如此,战区制对军事的统一指挥与协调作战亦有弊无利。丁治磐即多次痛陈战区制在军事上的弊端:

我国抗日之役,划分若干战区,无异将一整个国家裂成若干小国,而演成联合军作战之状态。此战区被敌攻击而他区不能策动,兵力不能集中,意见不合一,故联合军之被击败,不少前例。

[责任编辑:蔡信]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