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位
  •  
  •  最新新闻列表
  •  
  •  图片新闻
  •  
 > 头条新闻 >

国土资源报数字报:“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如何破题?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3:33:07



生命的诗篇烧烤绝密配方大全之一【详图细解】蒜苔炒腊猪耳的做法大学生的生活费应该怎么分配?如何让凉拌菜口感更脆爽《凉拌椒香菜花》

幸福其实就是一碗白开水很美的十封信对手系列——丘吉尔与希特勒(上、下)【超清视频】葱香苦瓜炒牛肉偏方大全*咳篇【唯美古典模块】◆蓝之湄◆劲爆!新婚之夜的绝对隐私数据小提琴教学视频(优质版)百变丽人人类大脑进化已达极限高能耗阻止大脑继续增长[图]美女拼盘166女人的歌03刘明康表态引发猜想三大信号暗示楼市拐点来临要输就输给追求,要嫁就嫁给幸福煮一壶清茗,安之若素马勇:一战与中国,一个历史节点事情没有按照自己想象的去发展会异常纠结,是不是病?山东一村庄聚近千传销人员村民:救命声常回荡雄鹰在鸡窝里长大,就会失落去飞翔的本领糯米五花糕职场跳槽求高薪的五大隐患QQ空间wp版那么差,评论一致1星,为什么腾讯公司还是没有作为呢?15条标准找老婆28条超有哲理的一句话经典人生感悟卧室装修

脆皮烧肉卡扎菲死亡,艺术界快速反应,26张有关菲哥的涂鸦设计[清纯美女(20)特辑]窈窕靓影(48)卧室装修

  核心提示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专家认为,尊重农民的财产权和决定权,为下一步农村改革指明了方向。土地是农民财产权利的核心,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必然涉及农村土地流转的进一步改革。

  □本报记者 李 响

  这段时间,叶序平重新点燃了致富梦。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说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如果我们的宅基地和住房能进行抵押、担保、转让,不仅对我们农民个人有好处,对盘活农村村民的固定资产,意义太重大了。”

  叶序平生活在湖北省大冶市金湖街道办事处港背村。虽然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但常年在外打工的他,眼界开阔,对国家的土地政策很关心。

  “我一直想和同伴合伙在老家开一家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但一直没有启动资金。如果我们的宅基地和住房能够抵押贷款,就能解决这个难题,我们的致富梦就离现实不远了。”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选择若干试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探索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渠道。

  这恐怕会给千千万万如叶序平一样的普通农民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期待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能给我们农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谈及未来,叶序平这样对记者说。

  不能让农民流离失所

  所谓财产性收入,按照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指标解释,是指金融资产或有形非生产性资产的所有者向其他机构单位提供资金,或将有形非生产性资产供其支配,作为回报而从中获得的收入。

  赋予农民财产权利,让农民获得更多财产性收入,类似的提法其实早已有之。而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的提法,很多专家对记者表示,这个表达更尊重农民的财产权和决定权,意义是积极的,也为下一步农村改革指明了方向。

  根据媒体报道,参加《决定》起草工作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认为,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

  一是法律已经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还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要通过一系列政策措施,让农民合法的财产权利得到保障,这是最基本的。农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颁证等举措,就是为保障农民的财产权利奠定重要基础。

  二是创造更好的制度,使农民的财产权利得到更好地运用。

  为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求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选择若干试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建立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等,就是为保障和实现农民财产权利而提出的重要举措。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既不能损害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也不能让农民流离失所。

  土地是农民财产权利的核心

  “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包括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这些权利,任何人都不能侵犯。”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

  而所有这些权利的核心,是土地。“由于大多数集体经济组织的集体收益,主要来自于土地。毫无疑问,土地是农民财产权利的核心。”浙江大学土地管理系教师杨遴杰认为。

  所以,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必然涉及农村土地的流转问题。“很显然,如果财产不能流动,就无法带来财产性收入。”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

  但由于目前在制度上有种种严格的限制,农民的承包地、宅基地、住房不能作为资本流动。这些财产,就很难为农民带来财产性收入。

  “如果我们的宅基地、承包地和住房能进行抵押、担保、转让,我就有了资金周转,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也许早就开起来了。”说起这些,叶序平不无遗憾。

  而从更高的角度来说,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并得到有效保障,还需要在宏观层面进行配套改革。“单独从土地方面来谈农民财产权的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个涉及整个改革进程的问题。”中国农业大学土地管理系教授孔祥斌认为。

  实践和探索早已开始

  尽管目前农民手中的土地资产仍在沉睡,其流转、抵押、出租等权利还无法得以实现,但现实的情况是,在很多地方,尤其是一些大城市的城乡接合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隐形市场活跃,违法用地屡禁不止。

  “这些土地的流转权利缺乏可靠保障,因此矛盾重重。如何打破坚冰,让农民在城镇化的过程中真正受益,需要进一步的深化改革。”一位专家表示。

  其实,相关的探索和实践早已开展。据记者了解,早在十几年前,广东、浙江等地,就提出了地方性的集体土地入市法规,全国不少地方也在试点。成都、重庆的地票制度,也总结出了一系列成功经验。今年9月,我国28个市县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试点也已正式启动。

  而金融元素的融入,则加速了农村土地从资源向资产的跨越。

  今年2月,银监会发文明确表示,支持在法律关系明确的地区,探索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农房等抵(质)押贷款业务。

  10月,曾被寄予厚望的“信托公司参与农村土地信托流转”也终于破冰。10月10日,中信信托推出了全国首支土地流转信托计划——“中信·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集合信托计划1301期”。

  不到一个月后,一度被寄予厚望的“北京信托土地流转信托计划”也终于出炉。11月7日,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江苏无锡阳山镇桃园村推出“北京信托·土地信托之无锡桃园村项目”。

  “这些实践和探索,为农村土地管理制度改革奠定了基础,也让我们看到了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尽快实现的希望。”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
“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如何破题?
防止农民财产权利“被代表”
▲土地是农民财产权利的核心。(资料图片)

  □ 孔祥斌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要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使其享受改革发展红利。战略部署已经明确,但要落到实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一个问题:财产权、民主权、发展权三位一体,是保障农民享受红利的根本

  在1978年,中国第一次土改的成功是通过设定土地经营承包权,彻底解放了农村的劳动力。其成功最大的特点,不是给予农民财产权,而是给予了农民自我发展的权利。

  城乡二元分割制度导致的结果,是中国发展的财富都已集中在有限的城市空间里,导致整个农村的土地资源价格长期被低估。在城市土地和农村土地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堰塞湖”,其势能巨大。现在,是要释放一些势能,让城市和农村的土地具有同样的财产权利,让农民能够享受这种财富。

  但要注意到,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流速和时间节点,城市的资本洪流可能淹没那些低洼的农村区域,导致这些区域农民的利益受损。农民的权益不能保障,更谈不上享受发展。

  也就是说,保障农民财产权的关键,是农民的民主权利能否得到保障,农民是否能够在自愿、独立和理性的条件下,公正地享受自己的财产权利。

  多年来,中国的农民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提供了劳动力,还提供了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保障。但是,农民提供的这些保障,一直都是由各种规划的限制作用而形成的。农民未能从这种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的保障中,享受发展的红利。

  伴随农民财产权的实现,一个必须在国家层面要做的,就是设定发展权,并通过设定发展权,对农民的财产权利给予保障。这种保障,必须以公平的方式返还给农民。

  因此,发展权的资产化,民主权利的法律化,是保障农民财产权的关键。

  第二个问题:协调地方发展与农民分享土地收益的关系,是保障农民财产权的前提

  众所周知,由于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事权与财权不统一,导致了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形成。所以,农民资产权利的实现,严重依赖于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财权与事权的分配。

  在已经有的土地财政条件下,土地收益的级差来源土地经营,而地方政府是土地的经营者。让农民增加财产收益,其本质就是地方政府减少土地财政收入,让农民分享经营城市的收益。

  大家都知道,目前的地方政府大都是在举债经营城市。我想,对一个理性的地方政府管理者而言,是不愿意让村集体分享这一级差地租的。因此,如何协调地方政府与城市边缘区农村集体的关系,是保障农民财产权利实现的关键。这就需要在国家层面进行相关的制度设计,以保障农民可以切实分享城市级差收益。

  如果在这个方面作深入探讨,就涉及规划和用途管制的问题。而地方政府,恰恰就是各种规划和用途管制的总设计师。

  在这方面,目前仍缺少国家层面的设计。因此,国土资源部要形成国家层面的基本农田空间规划、生态空间控制规划、城市发展边界控制规划。

  第三个问题:防止农民财产权利“被代表”

  二元的土地制度,是中国的伟大创造。二元制度的核心,就是通过制度设计,避免中国农村土地私有化,避免兼并与过度集中,从而保障中国农村的稳定。

  所以,整个农村土地的稳定是第一要务。农民隶属于村集体,很多有关土地最终的决定权,往往集中在村委会的手中。如何保障农民的财产权利不被代表,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如此一来,如何设置民主权利,切实保障农民享有土地财产收益,就是一个关键。在这个方面,既要相信集体,又需要国家出台相关设计规范,来保障农民财产权利不被代表。

  第四个问题:保障土地资源持续利用

  保障农民财产权利的实现,不仅要营造有利于土地市场的环境和制度保障,还要建立健全监管机制,以保障农民的权利和农村土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随着土地市场的活跃,农民是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利暂时让渡给土地承包者。而土地承包者为了收益最大化,往往会改变土地利用方式,提高土地利用强度,改变土地利用条件,从而改变土地的用途。因此,就必须建立起土地利用类型、方式、强度、质量、价格的监管体系,规范农村土地流转行为,以保障土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赋予农民更广泛的土地权利

  □杨遴杰

  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切实增加农民收入是近年来政府与社会各界普遍关心的问题。如何解决,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第六部分对此进行了全面的部署。其中,用专门的一节来谈“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问题,将增加农民财产权利作为解决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的一把金钥匙。

  层层深入的思路变化

  类似的提法在之前的重要文件中也出现过。

  最开始是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这里谈到的还是群众。200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里提到的是“进一步明确农民家庭财产的法律地位,保障农民对集体财产的收益权,创造条件让更多农民获得财产性收入”,更把目标集中在农民的财产性收入问题上。

  而前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2012年初发表在《求是》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则体现了更大的思路变化。这篇题为《中国农业和农村的发展道路》的文章指出, “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无论他们是否还需要以此来作基本保障,也无论他们是留在农村还是进入城镇,任何人都无权剥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尊重和保护农民以土地为核心的财产权利,应当让他们带着这些权利进城,也可以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由他们自主流转或处置这些权利”。

  这段话有两层含义,一是明确农民财产权利的内容,即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由于大多数集体经济组织的集体收益主要也来自于土地,毫无疑问,土地是农民财产权利的核心;二是保障他们能行使这些权利,通过对财产权利的运用来提高农民财产性收入。

  农民不动产交易受限

  提高农民收入之所以重要,必须放在我国城乡差距越来越大、“三农”问题并无根本好转的背景下来看。

  近10年来,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比都在3倍以上,近两年虽然比例稍微下降,但两者的绝对值差距依然在拉大。

  在农民的收入中,近几年农民工工资快速上涨,是城乡居民收入比稍微下降的主要原因。而近10年来,城乡居民的财产性收入比基本没有变化:2000年是2.85倍,2011年是2.84倍。到2011年,农村居民的平均财产性收入,仅为228.6元。提高农民财产性收入,才能切实增加农民收入。

  对农民而言,家庭拥有的动产虽然少,但是在使用上与城市居民并无二致,关键在于其不动产的权利差异上。

  城市居民的不动产,拥有明确的产权界定和清晰的交易规则。与此不同,农村居民拥有的不动产权利一是内容不明确,二是交易受限。比如,由于集体土地所有权的虚置,集体财产权益缺乏有责任心的权利主体,收益往往被侵占;《担保法》规定,耕地、宅基地的使用权属于不得抵押的范围。

  以赋权为起点

  财产权利对应的就是财产收入。进一步改革的逻辑其实已经非常清楚:要增加农民收入,就要有力地提高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也就要赋予农民更广泛的土地权利,并且保障他们对权利的有效行使。

  《决定》针对农民三项主要的财产权利如何扩大并保障,进行了详细规定。

  “保障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利,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这是针对农民的集体资产部分,提出以股权的方式来解决所有者虚置问题,也解决了由农民身份变化带来的集体收益权益退出的难题。

  “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这是第一次明确允许农民承包经营权进行抵押、担保,让农民在不失去承包权的情况,可以通过其进行抵押融资,获得资金支持。

  “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选择若干试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探索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渠道”,这无疑是对不断收紧的宅基地管理方式的放松。改革的方向是明确的,宅基地的用益物权性质不仅要体现在农民居住上,还要体现在其流转的权能得以放开上。只是需要更进一步明确的是,界定住房财产权与宅基地使用权的关系。

  大方向已经确定,接下来要配套推出一系列落实的举措。

  国土资源部近几年来不断推进的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无疑为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另外,还需要出台相关政策,如集体资产股份制管理的规范、承包权抵押制度设计、宅基地流转的试点政策等。同时,农民财产权利的保障必须不断加强,不能刚赋权给农民,各级政府还是想剥夺就剥夺,没有保护的权利等于没有权利。

  多管齐下,以赋权为起点,以增加农民的权利自由与财产收入为目标,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意义可谓善莫大焉。

  (作者系浙江大学土地管理系教师、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

 


 


高考咋报志愿犯了难 职业规划师有秘籍曹利强  石家庄城市经济职业学院常务副院长  《华商报·华商网》考生填报志愿专家库专家  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资深规划师

高考咋报志愿犯了难 职业规划师有秘籍曹利强  石家庄城市经济职业学院常务副院长  《华商报·华商网》考生填报志愿专家库专家  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资深规划师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