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位
  •  
  •  最新新闻列表
  •  
  •  图片新闻
  •  
 > 头条新闻 >

毛泽东晚年的重大失误:“文革”时期倚重江青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6:07:46



十大最搞笑的脑筋急转弯大全及答案精选中国书法名帖精华丛书《中国行书名贴精华》(全2册)周而復主编玉女靓照472013年中考试题分类汇编:字音字形手工布艺----贴花1

Excel2003中插入公式编辑器【图片]香港实体店铺形象设计感冒能喝咖啡吗?女人,*什么样的【臀部】就决定什么样的运势*,快来看看你的屁股够不够格~~棒针编织带点镂空的套衫----清新秀丽欧美油画高清大图欣赏(十九)十大理财毛病,你有几个?哲思小语(151)人情断想舌尖上的翻译:狗不理包子英文名应该叫什么?(图)你是不是我最疼爱的人...如何养殖滴水观音从不理财到瞎理财的中国人当下需知15条(2)【数学】9大核心考点瞄准得分点语法will和would《写作练习》朱光潜七言绝句·赏月FernGlade----蕨林间空地我家电影院007之来自俄罗斯的爱情205拎GUCCI包的王诗龄们新富者的新角力睡觉永远不失眠的方法秘籍平时喜欢喝茶,但杯子上老是有茶垢,怎么破?苦逼学生党,高大上的方法隐了吧~~~谢谢。?心电图速成宝典连环画·哪咤·师徒除妖从此别离,再没以后……图解财经房价暴跌下一个是谁?

散文精选:冬韵初中化学全册习题集锦英语音标速成教学图解财经房价暴跌下一个是谁?

NSK ZFT3210-5  

 
毛泽东晚年的重大失误:“文革”时期倚重江青
2012年04月10日10:36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毛泽东与江青(资料图)

        毛泽东对江青也有诸多不满,早就深知她知识浅薄、政治上有野心,但是在党内众多的领导人对“文化大革命”抵触和不满的情况下,还是看中她在“文化大革命”中最可靠,选择江青充当“旗手”。这件事,不能不说是毛泽东晚年的一个重大失误
 
        解放后的养尊处优,助长了江青的奢侈享受之风,不过仅仅如此,在政治上还不至于对党和国家造成多大的危害。严重的情况在于,生活上的奢华,又激起江青早年野心勃勃的习性,权力欲随之膨胀。而且她窥视着政治风向,终于越来越多地掌握了政治权力。

  当时在毛泽东身边的人说,自50年代以后,江青在毛泽东身边的时候很少,感情生活差不多结束了,一度很苦闷。然而过了不久,江青在政治上却活跃起来,并得到毛泽东的倚重。

  据在井冈山斗争时期便与毛泽东熟悉的女同志曾志在回忆录中说,60年代初毛泽东到广州时便对她和丈夫陶铸说:“在生活上江青同我合不来,在政治上还是对我有帮助的,她政治上很敏锐。”

  这个政治上的“帮助”,按江青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的解释,便是从50年代后期起,她便成了在国内进行政治观察的一个“游动哨兵”,特别是观察宣传文艺界的动向。从1962年起,江青开始以毛泽东夫人身份公开露面,后来又频繁地在宣传文化界发表讲话,批评这个、指责那个,到了1965年又拉班子批判《海瑞罢官》,成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序幕。在70年代毛泽东一再批评斥责江青时,还都肯定她在这些问题上“有功”。

  在革命战争年代和解放初期,毛泽东从来反对重用亲属,搞裙带关系,这在党内还是做出好的榜样。全国解放前后,毛泽东虽然在生活上容忍了江青的一些非份要求,政治上还是不给她什么权力。直至1962年以前,中国新闻界在对外宣传中,从不提毛泽东的夫人是谁。后来江青在政治上得到重用,正是由于自50年代后期的“大跃进”起,党内第一线主持工作的领导人从实际出发,对毛泽东一些不切实际的设想没有完全贯彻,甚至出现了分歧。正是在这种特殊的形势下,江青一些对其他人猜忌甚至是怀疑狂的心理才有了得逞的条件,一些话能入毛泽东之耳并认为是“政治上很敏锐”。这样,她才能利用特殊身份掌握党从来没有赋予她的权力,甚至能凌驾于党组织之上。

  如果再从历史的深层次分析,江青擅权的现象的出现,与中国古老的封建主义影响也有重大关系。社会上的许多人甚至包括党的不少领导干部,都从传统观念和古老的愚昧习惯出发,不是将她视为一个独立的个人,而是当成崇拜的神的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讲,江青能够长期横行,社会也有其责任。

  进入60年代后,由于毛泽东对周围领导人的不信任日益加强,对国内政治形势产生越来越严重的判断,江青迎合这一点大进馋言,才被毛泽东认为是“政治上很敏感”而听信,她的权力随之越来越大。

  “文化大革命”初期,行政只有九级(这还是中央为照顾她而高定)、根本不是中央委员的江青,于1966年5月一跃而成“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开始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显山露水。

  所谓的“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是一个在中国共产党章程和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组织,它建立后凌驾于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之上。

  按照1966年中共中央关于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通知》中的规定,“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原本只是“隶属于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那么一个“小组”。如果用当时江青自己的话来说,那就只是“政治局常委的秘书班子”。可是,就是这个“秘书班子”,却在1967年1月取代了中共中央书记处,成为了一个领导全党工作的前线指挥部。

  江青担任“中央文革”小组的第一副组长后,因其特殊身份,连组长陈伯达也要受其摆布。1966年8月间中共中央召开八届十一中全会,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江青竟然审议起中央常委的名单排序,党的政治生活之不正常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在“文化大革命”第一年即1966年,中央文革小组还自称为“政治局常委的秘书班子”,第二年便发展成为与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这三个党政军领导机构并驾齐驱的最高权力机构。当然,这也是中央和各级党的组织被“砸烂”的结果,才为江青这个野心家、阴谋家提供了机会。

  在这个几乎要取代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机构中,江青这个“中央文革小组第一副组长”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中央文革小组”名义上的组长陈伯达,在1967年间因屡屡受江青羞辱,也感到承受不了。此前,陈伯达起劲地“树”江青,拍江青的马屁以讨好,其实也是为了稳住他那个在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中排名第四位的交椅。可是康生一向瞧不起陈伯达,嘲笑他是“乌龙院”的“院长”,即只知喝茶清谈。由于江青在“中央文革”说一不二,掌握了实权,也视陈伯达这“老夫子”是个“迂儒”,骂他是“刘盆子”。

  历史上的刘盆子,是两汉之交的赤眉军所立的新帝,放牛出身,靠沾西汉远枝皇族的光,在公元25年被立为傀儡皇帝,没当多久便随赤眉军投降了刘秀。江青骂陈伯达为“刘盆子”,是挖苦他当“中央文革”组长也如同傀儡一般。后来,江青还嘲笑陈伯达是“黎元洪”。黎元洪原是清末湖北新军第21混成协统领,1911年武昌起义时吓得趴在床底下,被革命军拖出来担任了军政府的大都督。如此比喻,是把陈伯达说成是一个傀儡。

  陈伯达受此羞辱,气愤之际竟然私下也说:“我成了刘盆子!”
  由于不敢得罪江青,陈伯达只好忍气吞声。后来有一个中学生爬陈伯达在中南海住所的墙,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在当时社会上整天疑神疑鬼的形势下,陈的老婆刘叔晏找来公安人员拍照,引出了一个“脚印事件”。江青一听便发了脾气,骂道:

  “中南海是什么地方?你陈伯达拍什么照片、查什么脚印?你给我搬出中南海去!”

  陈伯达当时住在钓鱼台,知道“脚印事件”之后,回到家中,跟刘叔晏吵了一架,已无济于事。这位堂堂的“中央文革”组长,只得忍气吞声,被他的那位“第一副组长”驱赶,离开了中南海,搬到附近的新建胡同去住。

  那位“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家”陈伯达内外交困,在1967年这个“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中一度想要自杀。他还引经据典,找来列宁颂扬马克思女婿拉法格夫妇因病重自己结束生命一事,来论证马克思主义者也可以自杀。不过,这个一向愿意搞政治投机的老夫子毕竟还是爱惜生命的,也没有自杀的勇气。后来林彪、叶群乘机拉拢他,陈伯达便对江青敬鬼神而远之,秘密向林彪住所毛家湾跑,向另一个阴谋山头投靠。

  当时中南海的警卫人员按规定负有保护之责,陈伯达一出车便要派警卫车跟随,结果被他发现便停车责问:“为什么跟我?”警卫人员开始不理解,直至林彪、陈伯达事发后才知道,陈伯达是因为经常要去毛家湾,又怕让钓鱼台的江青等人知道,才采取这种鬼鬼祟祟的做法。

  作为一个政治集团,需要有首领,也需要有班底。江青建立自己的班底,是从1965年下半年到上海组织写作批判《海瑞罢官》时开始,她网罗了张春桥、姚文元作为死党。

  在江青的支持下,张春桥、姚文元于1967年1月在上海发动了“一月夺权风暴”,又发展了王洪文等一伙造反派作为爪牙。毛泽东最早把“四人帮”说成“上海帮”,恰恰是明白江青的班底在上海。

  毛泽东对江青也有诸多不满,早就深知她知识浅薄、政治上有野心,但是在党内众多的领导人对“文化大革命”抵触和不满的情况下,还是看中她在“文化大革命”中最可靠,选择江青充当“旗手”。这件事,不能不说是毛泽东晚年的一个重大失误。

  不过,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所犯政治错误的性质,与江青一伙还是有本质的区别。毛泽东的错误,属于一个伟大的革命家的认识偏差,其主观愿望还是要把党和国家搞好,为此明知江青等人品质不好也要利用这类人来为“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斗争服务,不过到临终还是坚持不把最高权力交给“四人帮”。江青一伙则纯属政治野心家、阴谋家,是为了个人私利不惜祸国殃民的坏人。

  由于毛泽东错误地重用了江青,使她的地位和权力不断上升。当时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所刊载的新闻稿中的人物排名顺序,便清楚地看出江青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地位逐步上升的过程。

  “文化大革命”初期的1966年8月19日,《人民日报》刊载的《毛主席同百万群众共庆文化革命》的新闻稿中,江青在中国政坛上的排序是第25位,即: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康生、刘少奇、朱德、李富春、陈云、董必武、陈毅、贺龙、李先念、谭震林、徐向前、叶剑英、薄一波、李雪峰、谢富治、刘宁一、肖华、杨成武、江青……

  此时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刚刚结束。江青仍然不是中央委员,排在第25位已经不正常。何况这还是名义上的排名,在这次中央全会上她实际上已经干涉政治局成员的排名顺序,可见权力之大!

  在一年多以后的1967年10月1日的国庆庆祝大会上,按照次日《人民日报》所载新闻报道中,江青的排名升至第17位,即: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朱德、李富春、陈云、宋庆龄、董必武、陈毅、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谢富治、江青……”

  半年之后的1968年5月1日,在《人民日报》的“国际劳动节”庆祝活动报道中,江青的排名迅速升至第9位,即: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朱德、李富春、陈云、江青……

  这个排名顺序表明,“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的新贵们由于“革命有功”,论功行赏,其公开场合的地位也已经超过了身经百战的老帅们。

  同年10月1日的国庆节庆祝大会上,江青的地位升到了第6位,即: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谢富治、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汪东兴、温玉成。

  此时,江青仍然既不是政治局委员、也不是政治局候补委员,甚至连中央委员也榜上无名,却能在党内排名第6!

  到了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取消,江青也摆脱了“中央文革小组第一副组长”这个不伦不类的头衔,成为中共党的领导中枢中央政治局的成员。

  据江青此时的秘书后来写的回忆录称,在九大前毛泽东原来决定不让江青进政治局,只当一个中央委员,使这个野心勃勃的女人沮丧了好久。临近九大召开,毛泽东突然改变了主意,可能是出于政治上平衡林彪集团的需要,又同意她进政治局,江青一下子兴奋起来。

  不过为了照顾林彪,毛泽东同意林的老婆叶群同时进政治局。九大政治局出现的两名政治局女性委员竟然是主席、副主席的两个夫人,此事真叫一切珍视党的优良传统的人看后叹息不已!

  江青政治地位的提高,加之追求自我享受,使她基本上脱离了中南海的生活。

  自1966年夏天起,刚成立的“中央文革小组”设在原来属于国宾馆的钓鱼台,江青也随之迁入并自己单独居住了5号楼,然而毛泽东从丰泽园搬走后,春藕斋还为她保留了一套房子。

  江青搬到钓鱼台10号楼,住了两年,因感到此楼条件不理想,又搬到11号楼一直住到1976年。在此期间,有次她患感冒,毛泽东去看望过一次,并对她周围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和霭地解释,大家看在他的面子上对江青多担待一点,多照顾一点。由此也可看出毛泽东知道她到哪里都会和身边的人积怨。
 
  离开中南海后,江青因没有人能再监督,更胆大妄为。在日常生活中,她经常辱骂甚至殴打身边的工作人员,保姆和服务员都挨过她的耳光,还使用以剪刀扎等旧社会恶劣的手段,当年在上海滩看到和学到的女黑帮和恶太太的作派就此完全发作出来。

  更可怕的是,这个终日想着整别人的江青,自己也总担心别人要报复和害自己,长期患有一种怀疑症。她在公开讲话中的口头禅便是:“我抗议!我控诉!”动不动就说什么某人在医疗上故意把她的身体搞坏,开始一再说刘少奇故意“迫害”她,接着讲林彪如何如何“迫害”她。当时经常住在钓鱼台的人大都知道,江青一出来散步,如果看见一个生面孔,便可能怀疑这人要害她,甚至还会下令当场把这人抓起来,结果许多人远远一见江青便吓得赶快躲避,惟恐碰面后倒大霉。

  江青身边的人对她恐惧到这种程度,有如封建社会中的暴君出巡,这真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历史上闻所未闻的!江青对不满意的工作人员,还动辄扣上“特务”的政治帽子,送入监狱长期关押,表现出的完全是一种迫害狂的变态心理!

  毛泽东身边的医护人员,都忘不了那样一件令他们心惊肉跳的事。

  1972年2月12日凌晨,毛泽东由于肺心病加重和严重缺氧,突然休克。当时值班人员发现他侧身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护士长吴旭君赶紧摸脉,说不清楚是心急,还是紧张的关系,她对在场的医生说:“摸不到脉。”这一下把大家吓坏了。

  在场的主治医生大夫胡旭东、吴洁立和护士长吴旭君、俞雅菊等马上投入抢救,立即采取急救措施,注射应用的药物。毛泽东的生命力也真是顽强,经紧张抢救后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这一切,他有些愕然和不解。当知道自己刚才已经休克时,毛泽东神态安祥地说:“我好像睡了一觉。”

  毛泽东大病一场,周恩来比谁都着急。警卫人员后来说,总理得知主席病重的消息后,坐车从他的住所西花厅赶到游泳池时,许久下不来车。当时,在一片“万寿无疆”的声浪中,从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到各级党的组织和人民群众对毛泽东的病情、身体状况一点都不知道,在没有丝毫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如果主席万一有个“闪失”,总理该如何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以及向世界去交代呢?

  可恨的是,江青在事后才赶到时,竟胡说什么主席身体一向很好,出了这种事一定是有人搞阴谋。她模仿斯大林晚年那个“医生阴谋案”的例子,竟然也要追究毛泽东身边的医生中有一个“特务集团”。

  毛泽东当时质问说:

  “你知道这个特务集团的头子是谁?”

  在江青一愣之时,毛泽东又指着自己说:“就是我!”

  就这样,一向如同恶狗乱咬人的江青才没有又把一批医护人员打成“反革命”和“特务”。

  据粉碎“四人帮”后中央警卫团及江青身边工作人员群情激奋的揭发便可看出,毛泽东早说过“积怨甚多”、“尽伤人”的江青,在中南海内已是结仇遍地。对中央警卫部门的领导,她也是差不多得罪遍了。

  有一次,江青不知是发了什么神经,突然说负责警卫中央的8341部队政委杨德中是坏人,要汪东兴把他抓起来。

  汪东兴听后感到不好办,急忙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回答说:“我的部队的政委能是反革命吗?”不过,他接着又说下放锻炼一下也好。于是杨德中便被派到下面部队当了师政委,用这种办法避开了江青。

  当时从中南海派到钓鱼台江青身边工作的许多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几任护士都被说成是“特务”。江青说这些人给自己吃了几年“毒药”(其实就是每日必吃的安眠药),搞得她神经衰弱、头发像稻草一样,而且在许多大会上还都声泪俱下地“控诉”。派去给江青当秘书和负责警卫的人员,也先后一个个地被她扣上可怕的政治帽子下令抓起来。

  对这类情况,毛泽东得知后曾说过:“帽子太大了嘛,这些孩子戴不动嘛!会压死人的!”对一些被抓被整的人,毛泽东也曾安慰说:“就看在我面上”。一些受难者也经毛泽东批准,从监狱中被放出并调到别处工作。可惜的是,江青整人的权力并没有被取消,主要原因恐怕只能从她这个“政治流动哨兵”还用得着来解释。

  当时这些感情纯朴的人们往往热泪直流地表示,很感谢毛主席的保护,对这种不惩治咬人的恶狗、只让一些被咬者避开的特殊“保护”方式,也就不敢多想,更不敢埋怨。不过,在中南海内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中,对江青的怒火早已到处燃烧,与她接触的人都有伴之如虎、人人自危的感觉。

  可叹、可悲又有些可笑的是,江青长期以来并不知道周围的人对她如此反感和仇恨,这一方面是由于马屁精们当着她的面极尽吹捧之能事,另一方面正如毛泽东明确批评她的那样,极其缺少“自知之明”。当时不要说是人们的气愤之语,即使是对江青的什么意见,都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提出来。这种可悲的体制,又造成她愈来愈自我膨胀,同周边的人(除了爪牙和想攀附她以谋私利者)都发生不可避免的尖锐矛盾,而且在没有排解机制的情况下必然又发展成为不可调和的、对抗性的矛盾,待毛泽东去世后只有采取以武力将她抓起来的方式解决。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江青感到过去与之虽有勾结却在九大后出现了权力争夺的林彪集团垮台,毛泽东又已经病重,便急于掌握国家最高权力。1972年江青擅自找来美国女记者维特克,让她再当“斯诺”为自己写一部《西行漫记》式的自传以扬名世界。然而这个权欲极大、政治智商却并不高的江青,搞不清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利令智昏,竟讲了自己年轻时的一些很不光彩的丑行,对毛泽东也有诸多不恭之语。维特克所写的书以及香港一位作者由此加工再抛出的《红都女皇》一书,恰恰宣告了她政治上的死刑。

  “文化大革命”前期,毛泽东在一些时候倚重于被称为“旗手”的江青,对中央其他领导人多不信任时比较相信她。不过毛泽东也清楚,此人“积怨甚多”,政治水平也不高,不配掌握太大权力,因此始终没有安排她具体职务。1972年以后,毛泽东身患重病,对江青乘机要钱、要官的行为极为不满。他虽然很难接触外界,对江青在外面的许多丑行并不知道(一般也没有人敢向他说),却仍有些感觉。后来,在政治上已经“靠边站”的朱德又致信“润之兄”,将江青对美国女记者维特克的谈话内容和《红都女皇》一事相告,此事大大激怒了毛泽东,生气时曾表示要将江青赶出政治局,分道扬镳。

  据“文化大革命”时期任北京市委书记的吴德在回忆录中说:

  “大概在1973年时,谢静宜调到市委任书记处书记,她是中办机要局的人,与毛主席很熟。谢静宜调来前,是周总理与我谈的话,周总理说,就派谢静宜任市委书记处书记,可以经过她向毛主席反映一些情况,传达毛主席的指示。谢静宜在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之前还是比较好的,我们向她提出的一些意见,她还是听的。她那时甚至还能把这样一些话传达给我,说毛主席说:江青是一个大女流氓,有野心。”

  由于人心丧尽,除了极少数心怀鬼胎的投机者之外,整天做“女皇”梦的江青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拥护者,注定了必然会一朝覆亡。
 


1)将所有食材都准备好。2)整瓶啤酒放入锅中,放入用清水煮熟的鸡蛋。(这时先不要开火)啤酒内的酒精会随着加热而散发,使鸡蛋内留下麦香。3)用啤酒和红糖调好的汁倒入锅内。红糖要在啤酒里充分融化。4)加入老抽、香叶、花椒、大料、白果、桂皮、干山楂、砂仁、青果、柏子。5)开大火卤鸡蛋,等锅开。6)锅开后,大火转小火,加入适量蚝油。蚝油可以取代咸盐,使鸡蛋有咸味。闷制15分钟,开锅捞出,即可享用美味。7)

1)将所有食材都准备好。2)整瓶啤酒放入锅中,放入用清水煮熟的鸡蛋。(这时先不要开火)啤酒内的酒精会随着加热而散发,使鸡蛋内留下麦香。3)用啤酒和红糖调好的汁倒入锅内。红糖要在啤酒里充分融化。4)加入老抽、香叶、花椒、大料、白果、桂皮、干山楂、砂仁、青果、柏子。5)开大火卤鸡蛋,等锅开。6)锅开后,大火转小火,加入适量蚝油。蚝油可以取代咸盐,使鸡蛋有咸味。闷制15分钟,开锅捞出,即可享用美味。7)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