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位
  •  
  •  最新新闻列表
  •  
  •  图片新闻
  •  
 > 头条新闻 >

如何评价《黑暗骑士崛起》?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9:40:28



《郑子太极拳自修法》—jpg清晰版纪录片:寰宇视野视频专辑(16集)谈律诗的对仗游戏中,感悟四条人生哲理王羲之圣教序及其笔法

橙红色撩人边框3自己如何制作韩国泡菜2013中考复习:争取考试中不该丢的分一分也不丢图片修饰不用软件在线搞定身体六器官的排毒法方文山“中国风”歌词全集论语文教育中的创造性思维培养荆州市2014年中考数学调研试题班主任培训视频地址做何人,在自己也许婚姻本来就是一种有缺陷的生活【人生感悟】现在的大学生是否会讨论一些严肃的话题?浣溪纱:叹无妙句韵名花(中国十大名花集锦)美国现役海军(巡洋舰、驱逐舰)(大全)图集关于芋头的吃法能相守时莫要错过(原创)一张图读懂蚂蚁金融服务高跟鞋美女引爆销售三部曲:第二部《卖给谁》第一集3DVD如何评价PPCI发动机的优缺点?苏联【45号地区】国语图解:习近平指导县级专题民主生活会醋渍炸鸡BBC记录片:古代启示录内向人的性格特征

8个动作轻松燃脂阿育吠陀幸福的香味(印度式按摩疗法音乐13首)浜鸿繎榛勬槒锛屾柟鐭ュ鐨勫瘋瀵烇紒銆愪汉鐢熸劅鎮熴€?内向人的性格特征

如何评价《黑暗骑士崛起》?提示:这是一篇6000字的长文,把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打通评论,且有第三部【剧透】

# 壮志未酬的黑暗骑士

## 诺兰结构

《黑暗骑士崛起》(The Dark Knight Rises)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的,一开场全体观众就鼓掌的电影。「他几乎没有拍过烂片。」这就是人们对导演诺兰的评价。

2005年的《侠影之谜》(Batman Begins),诺兰在平生第一部大片中,把「蝙蝠侠」塑造成一个内心冲突激烈的「黑暗英雄」,加以他最擅长的「非线性叙事」,把这个经典超级英雄故事说得跌宕起伏,却又不至于让普通观众觉得像《记忆碎片》那样看着费脑子。2006年的《致命魔术》(The Prestige),他进一步在大片中尝试挖掘人物心理深度的可能。2010年的《盗梦空间》(Inception),他把原本复杂的梦境说得层次分明,再次证明了他作为叙事大师的能力。

而2008年的《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这是一座几乎无法逾越的顶峰。在有了第一部蝙蝠侠的试手后,诺兰对于大片的处理已经了然于胸。他史无前例地在一部好莱坞漫画超级英雄影片中注入了深刻的思想,他创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甚至不可超越的经典反派形象,同时,这部影片做到了雅俗共赏。更重要的是,诺兰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找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大片叙事结构。这种结构,不仅在诺兰的后两部电影《盗梦空间》与《黑暗骑士崛起》中被采用,也被其它题材的大片所借鉴。

照着「诺兰结构」拍的大片,几乎都不会很差。不过需要说的是,这个结构并非诺兰首创,只不过他是做得最好的一个导演。至于「诺兰结构」是什么?三言两语是说不清的,也许通过比较更容易理解。

把《黑暗骑士》与《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今年另一部票房极佳的超级英雄电影比较,就会发现他们在叙事节奏和结构上有诸多相似。两部片子都是以反派人物的登场为开篇,而且时间一般控制在15分钟,「犀利」是关键,为的是快速渲染出敌人的强大。如果反派角色没有在影片早期登场,那这部片子就只能拍成悬疑剧了,不然观众会看得没头没脑——他们要在影片中解决什么坏人?而很快地,正义英雄得紧接着登场,并且秀一下自己的本事,在《黑暗骑士》中是蝙蝠侠勇擒「稻草人」与意大利黑帮;在《复联》里是各种英雄轮番显身手。然后的叙事的套路必然是正派反派的多回合较量,一般来说,在影片50%之前,是反派占上风,到了60%进度是,正派状态必须跌入低谷。然后正派勇猛反弹,强势回归至影片75%-80%的进度,笔锋一转,在眼看胜利时出现新的危机,但这个危机需要「很严重」,但有需要主角当机立断,花10%的进度解除危机,使全片进入最后的高潮。两部影片在叙事上莫不如是。

在这个看似俗套结构上相似的前提下,《黑暗骑士》是如何做得更好的?至少有几个方面决定了它的优秀。首先,影片的思想深度让《复联》望尘莫及。其次,反派塑造上,小丑也是超乎寻常的丰满。一般来说,一个导演塑造反派,往往有三条路。一是让反派力量强大无比,如《复联》中的洛基;二是让反派的经历坎坷,以至于让人产生同情,如最近《蜘蛛侠3》(Spider-Man 3)中的「沙人」。这两种都是最好走的,前者直接,而后者追求的是所谓的「人物戏剧性冲突」。而诺兰却走了第三条最难走的路,让「邪恶」走向极致:小丑一点不值得同情,小丑也没有超凡武艺,但它的犯罪如此迷人,又有品味。最后,作为大片,大场面也是必不可少的。《复联》的战斗场面非常过瘾,要做出好的大场面不容易,不是砸钱就能堆得得出的,这点我佩服乔斯·韦登。而诺兰在《黑暗骑士》中给出的大场面不仅节奏紧凑,匠心独具,以那段经典的「保卫哈维·登特」追车戏为例,从一开始小丑巧设路障,扫清障碍,到蝙蝠侠舍生挡炮弹,刚让警车上的警察松口气,小丑又把直升机给拿下,正当大家心焦时,蝙蝠侠的摩托车拍马赶到,把小丑卡车掀翻,原以为小丑搞定,却不料蝙蝠侠因不肯下杀手而自己撞倒在地,眼见小丑得逞时,哥顿警长「死而复生」,制符小丑。整个追车戏一波三折,不仅场面漂亮,而且处处为的是「推进剧情」。而《复联》用的场面却是人海战术,显然低了一个档次。

正是这些对电影细节和整体的非凡掌握,成就了诺兰如今的盛名。那么他是否把这套结构在蝙蝠侠系列终章《黑暗骑士崛起》中发挥好,甚至到一个新境界呢?

## 蝙蝠侠的旅途

「每个英雄都有一段旅途,每段旅途都有一个终点。」作为第三部蝙蝠侠影片,诺兰的首要目标是给蝙蝠侠一个归宿,一个合情合理的归宿。

《侠影之谜》中,蝙蝠侠的诞生缘起于布鲁斯·韦恩的父母双亡。布鲁斯因为害怕蝙蝠,而要求父亲带全家提前离开歌剧院,结果父母被抢劫犯杀害。正是这份对父母之死的内疚,使得布鲁斯对于「恐惧」有着极大的厌恶;正是对那些抢劫犯的痛恨,让布鲁斯渴望「复仇」和「正义」。然后这个年轻人对于「恐惧」、「正义」和「复仇」的理解都有偏差:黑帮老大法科尼「训斥」这位「高谭之子」根本不懂真正的恐惧,他以为自己已经无所畏惧,其实远非如此;布鲁斯从小的玩伴瑞秋训斥他把「复仇」和「正义」混为一谈;训练布鲁斯一身本事的「影子联盟」大师 Ra’s al Ghul 灌输给他一种凌驾于法律的正义观。

布鲁斯对这三个词语的理解伴随着蝙蝠侠整个成长过程:《侠影之谜》中,布鲁斯克服了对「蝙蝠」的恐惧和神经毒气带来的身心恐惧,并让犯罪者恐惧蝙蝠侠;当第一部最后 Ghul 告诉布鲁斯,他们「影子联盟」早已策划摧毁高谭,但因布鲁斯父母这样的慷慨之士用他们的财富与之对抗而未获成功时,布鲁斯与「影子联盟」的对决就多了一重「为父母报仇」的含义——尽管这个联系非常牵强,也是第一部为何不够优秀的原因——但无论如何,蝙蝠侠最后并没有亲手杀了 Ghul:「我不杀你,但也不打算救你」。至于「正义」,这是蝙蝠侠永远的原罪:尽管他严格奉行「不杀人」原则,但从他披上披风,遁入暗夜的那一刻起,他就是一个凌驾于法律至上的「义警」。没错,他每次都把罪犯制服后送给警察,但这不能抵消他在行动中的各种违法行为。这个原罪被小丑在第二部中利用,让影片《黑暗骑士》成为经典。如果诺兰能够在第三部给于蝙蝠侠解决这个「合法性」的问题,将会是一个极好的结局。

蝙蝠侠从来就不是纯粹的「正义」。如果小丑是「纯粹的恶」,那么蝙蝠侠更像是政府——一个「必要的恶」:一个为了维护社会和平,拥有极大权力的执法者。约束政府的是宪法,而约束蝙蝠侠的是他自己的道德信条。民众相信蝙蝠侠能遵守信条时,一切平安无事;一旦民众不相信他还是个有自控力的英雄,那么他就和小丑没有什么区别了。

可是蝙蝠侠希望做得更多。在第一部中,蝙蝠侠回到高谭市前跟老管家阿尔弗莱德说蝙蝠侠诞生的初衷。他希望有一个象征,一个不死不灭的象征,能够激励全民与这个腐败、黑暗、罪犯横行、官商勾结的势力作斗争。这才是蝙蝠侠最终的目标。作为布鲁斯·韦恩,他最爱的女人瑞秋也希望有一天,这个城市不再需要蝙蝠侠,正义和公平可以通过一套完善的秩序维持,那时候,她愿意和他在一起。

在第二部《黑暗骑士》开头,已经有一些民众带着蝙蝠侠面具投身到蝙蝠侠的志业中,然而这并非蝙蝠侠想要的。哈维·登特,这位高谭的「光明骑士」才是蝙蝠侠完美的接班人。他不仅在与布鲁斯第一次会面中给蝙蝠侠深刻印象,而且作为公诉人(District Attorney),哈维不需要面具就能把全城黑帮绳之以法,他有着和蝙蝠侠一样的正义感,而且并不像大多数经常对蝙蝠侠心怀不满。最重要的是,这位真正的「打黑英雄」广受民众欢迎——We believe in Harvey Dent。他能够做到蝙蝠侠做不到的事情:让所有人相信,正义是可以通过法律实现的,腐败并非不可战胜。

可是最后的结局我们都已清楚,这位最完美的蝙蝠侠接班人——准确地说应该是蝙蝠侠的替代者——却彻底堕落了。蝙蝠侠为了不让民众失去信念,担下了所有的罪名。问题是,正如诺兰在第三部影片上映前所说,「基于一时谎言的安稳是不持久的」,如果谎言被揭穿,民众信念彻底崩塌,该怎么办?蝙蝠侠,作为一个已经成为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恶棍,需要在第三部中重新恢复声誉。但这还不是当务之急,他是一个不怕背负骂名的「黑暗骑士」,只要能够重新让「正义」重建,让全民,无论是底层平民、中层白领、还是顶层精英,都能够重新相信,高谭可以通过每个人的努力让社会公平公正,让每个人可以通过自己努力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不需要行贿,不需要巧取豪夺,甚至不需要蝙蝠侠在夜色中行侠仗义——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蝙蝠侠的精神。

拥有最优秀的大片叙事结构,和完美思想内涵的蝙蝠侠系列,在最终的第三部中是否做到这点?

## 搞不定

超过两个半小时的影片结束,全场再次响起掌声。观众们在为什么鼓掌?火爆的视觉场面?一如既往的深刻思辨?还是一个大团圆结局?我不确定。

我能肯定的是,第三部中诺兰犯了致命的错误。

全片结构和第二部类似,尤其是前半段可以完全与前作媲美。不同于一些观众和影评人批评的,我觉得前半段毫不拖沓,节奏把控完美,没有一点罗嗦的内容:

影片开始于第二部八年后的时间,高谭市一切太平,大家活在八年前蝙蝠侠和哥顿警长编织的谎言上,纪念着城市「光明骑士」哈维。另一边,影片反派登场,用了极其惊人的方法偷天换日地劫走了一个科学家。回到高谭市,猫女登场,她的身份是一名盗贼,在韦恩家偷财务,更重要的工作是,采集布鲁斯的指纹。而蝙蝠侠呢?八年没有现身,而且布鲁斯本人状态奇差,苍老无力,一瘸一拐。

此时,另一个重要任务登场,警察布雷克。布雷克始终对哈维死亡那夜存有怀疑,他是蝙蝠侠的笃信者。贝恩在高谭市的地下水道组建军队,被哥顿警长发现,但警长被擒,虽然他拼死逃脱,但中弹受伤。布雷克见事态严重,竟然跑去韦恩家求见布鲁斯。布雷克表示他洞察到布鲁斯就是蝙蝠侠,希望蝙蝠侠复出拯救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高谭市,布鲁斯不置可否。对于蝙蝠侠是否复出,老管家阿尔弗雷德始终是反对的,他希望布鲁斯重新好好生活,但不要去继续做蝙蝠侠了,因为他觉得一旦付出,蝙蝠侠必然送命,而且觉得布鲁斯甚至希望为城市牺牲。俩人裂痕出现。

布鲁斯还是决定复出。他门面探访病床上的警长,警长也希望蝙蝠侠能再次拯救城市,这更加坚定了布鲁斯的决心。接着最后一个重要人物出现,歌迪亚扮演的米兰达(Miranda Tate),一个富有魅力,财力雄厚且对投资绿色能源很有兴趣的女人,她与布鲁斯在酒会上碰面,表达了想投资的意愿。很巧,韦恩集团近年财力不济,又有一个秘密研制多年的核聚变项目,总裁福克斯也建议布鲁斯找米兰达投资。

贝恩第一波攻势到来。他带领手下占领证交所,通过仪器篡改交易系统,让韦恩身无分文。蝙蝠侠八年后首次现身,但没能阻止贝恩计划,贝恩全身而退不算,自己还被全城警察围追堵截。当然,开着飞机(The Bat)的蝙蝠侠要脱身自然不是问题。

韦恩身上现已分文没有,米兰达倒是在这次股市混乱中拿到了董事会席位。另外,阿尔弗雷德对蝙蝠侠复出非常不开心,他告诉韦恩,贝恩来历非比寻常,必是经过「影子联盟」训练过的高手。布鲁斯不想听管家唠叨,管家越说越激动,把当年烧毁瑞秋给布鲁斯诀别信的事情和盘托出。布鲁斯彻底心碎,与管家告别。

「人财两空」的韦恩把核聚变设备交给福克斯和米兰达。蝙蝠侠请猫女帮忙带他去见贝恩决斗。那场打斗完全一边倒:蝙蝠侠用尽十八般武艺也动不了贝恩半根汗毛,自己却被贝恩心狠手辣的打个半死,背部错位。别说猫女不忍心看,连周围的的贝恩的雇佣军都不忍一瞥。贝恩当着蝙蝠侠的面把韦恩公司的所有装备,包括蝙蝠车和核聚变反应堆劫走。

第二波攻势到来。全城警察杀入地下水道,早被贝恩料到:一些炸药就把警察困在地下。接着贝恩带着变成核弹的反应堆到橄榄球场,威胁民众。但这不是贝恩的真正目的,他是想要「革命」。他之前从哥顿那里得知的哈维之夜真相,此时将其公布于世,全城的精神支柱崩塌。接着贝恩宣布要结束这个城市的腐败,精英的特权,把权力还给人民。他把出城的桥除一座外,全都炸断,此桥作为补给桥,凡有人胆敢越过此桥,引爆核弹。除此之外,民众做一切皆可,无论是打砸抢烧,掠夺富人财富,还是抓人去「公判大会」。至于蝙蝠侠,他被贝恩丢在异国的一个地底牢房中。

至此,全片上半段结束。除了布雷克开场就认出蝙蝠侠身份非常突兀外(竟然比小丑还聪明?!),贝恩展现出了一个超级反派所应有的心计和力量。他也做到了小丑所没有做到的事情:让整个城市陷入无政府主义的狂欢。而正方,无论是蝙蝠侠的身心俱疲,老管家的痛心疾首,还是警长的中弹和警察的集体被俘,都把这个城市推到了三部影片中最危险的时刻。可是,影片后半段陷落了一种奇怪的俗套剧情:

布鲁斯所在的监狱与其说是监狱,不如说是一个训练营,因为根本这里没有狱卒,也没人阻拦你通过唯一的出口——那个天井爬出去,只要你有本事。伤痕累累的他得到了狱友的帮助。狱友不仅帮他恢复身体,还告诉他许多过去的故事,关于这里的一个传奇:多年来只有一个小孩子逃出去过,这个孩子徒手爬出牢房天井。布鲁斯想到了贝恩。高谭之子在牢房的电视里看到高谭彻底成为无政府主义的天堂,悲愤交加,多次尝试后终于成功。

而在高谭市,警长,布雷克领着仅剩的一些人马作着抵抗。他们从福克斯那里得知这个核弹被拆下后很不稳定,三十余天就将爆炸,所以高谭毁灭不可避免,除非能把它装回实验室。但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没人能从贝恩手里抢东西,直到蝙蝠侠回来。蝙蝠侠回到高谭,与被这所谓「人民自治」的乱世吓坏的联手,从地下救了警察,并打通了去实验室的道路。次日,警察与暴民展开街头大战,蝙蝠侠与贝恩再次对决。知道了贝恩命门的蝙蝠侠,专打贝恩面具,成功打败对手。就在蝙蝠侠逼问贝恩核弹引爆装置在何处的时候,米兰达一刀捅向蝙蝠侠——原来她是最后的反派。米兰达花了一点时间介绍了她的身世:其实她才是那个逃出牢房的孩子,而贝恩是在牢里保护她的人,自然,她爱贝恩。另外,米兰达其实是蝙蝠侠的导师,「影子联盟」首领的女儿。惊愕无比的蝙蝠侠看着米兰达将即将爆炸的核弹开走。好在猫女及时赶到,一炮轰死贝恩,俩人一个飞机,一个摩托,追击米兰达。

最后的结局是,米兰达因车祸而死,她死前将实验室用水淹了,在那里焦急等待核弹归为的福克斯白忙活。还有一分钟就要爆炸了,蝙蝠侠决定献身,用飞机提着核弹飞向大海,核弹爆炸——所有人都知道蝙蝠侠牺牲了。最后五分钟的剧情,我就不说了。

无可挑剔的前半段和漏洞百出的后半段让人觉得这不是一部影片。各种小细节的错误使人心烦:一向「现实主义」的影片突然出现了「影子联盟」大师的鬼魂幻觉;无故出来送死的三个联邦探员;一会儿说外语,一会儿说英语的导师(他似乎在牢房中承担了阿尔弗雷德的角色);莫名其妙地让稻草人出来露脸;至于 Rises,诺兰似乎除了在影片中反复点题就想不出别的办法说通了。影片中出现几次生硬的点题:第一次是贝恩说「The fire rises.」;第二次是管家说「Sometimes, a man can rise in the darkness.」;第三次是牢房中狱友唱「Rise」歌为蝙蝠侠助威;第四次是蝙蝠侠归来在大楼上点燃了他的 Logo;第五次是最后两分钟的时候,一个新人物渐渐升起的镜头。

但这些小细节还不足以致命。最大的问题是,诺兰没有把这个故事说通。

我想问任何一个觉得「第三部优秀」的观众一个问题:最后,民众纪念蝙蝠侠是因为他和核弹同归于尽还是因为蝙蝠侠重新让民众相信了正义的可能?

诺兰根本没有解决第一第二部留下的问题。蝙蝠侠在三部影片中口口声声说自己要成为一个「象征」,希望民众相信正义,希望终有一天,蒙着面的「黑暗骑士」成为不需要。可是,第三部影片中恰恰反映了这一切的不可能:民众在无政府状态下如此自在。除了孩子和被困的警察,电影中所有给普通百姓的镜头都表现出了「暴民的狂欢」。蝙蝠侠失败了,他彻底失败了,完全沦为一个「人肉拆弹部队」。民众对蝙蝠侠的同情也就是因为他自我牺牲地解决的核弹问题,仅此而已。可以想象,若日后再来一个反派,只要再次抓住腐败、特权、不平等问题,做做文章,就能成功。如小丑所说「It wasn’t hard. You see,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更进一步,诺兰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不是因为它是无解的。在影片前半段,诺兰已经留下了足够多的矛盾可以挖掘,顺着那些线索,我都可以找到比原作好得多的解决方案。

在我看来,核弹根本不是问题,需要解决的是民众信念问题。诺兰甚至可以把影片设计得更加戏剧性:如果核弹不再是威胁,民众是否会继续享受这种无政府状态?如果是,蝙蝠侠如何重建正义?如果让蝙蝠侠与核弹同归于尽是诺兰口中所谓「重大牺牲」的话,那也太小家子气了。他完全可以让蝙蝠侠真实身份公诸于世——这个多次拯救城市的英雄,其实是民众最痛恨的城市精英,富人,所谓特权阶层。但是现在,他身无分文,女友惨死,新欢背弃,管家黯然离开,整整八年被世人唾弃,被敌人打得半死,可他依然没有抛弃高谭。蝙蝠侠的力量,不在于他受过特训,他有万贯家财,他有最好的武器装备,而是他意志坚定,他相信民众内心终究向善。他的经历能让民众相信精英可以善良,为富亦可为仁。

实在可惜。诺兰原本可以让蝙蝠侠来一个真正精神上逆转。然而,他选择了一个最差的结局:让蝙蝠侠的初衷未得实现。显示全部


答友:

注:这个答案是篇1万字的长文。有点长,不过我自己觉得只有写这么多才能说完整地说出自己对TDKR的所有感受。分成Part 1和Part 2两部分,从两个完全不同的视角来阐述对此片的观感。

※ PART 1 《黑暗骑士崛起》的武侠面向 ※

前些天看到李小飞谈论中国的武侠文化与美国的超级英雄文化的相通之处的一篇雄文(《银河护卫队》:美国人如何拍武侠片),他提出武侠与超级英雄所反映出的其实都是人们内心对“超人”的迷恋和向往。这个观点我深以为然。虽然它俩一个披着东方传统文化的外衣,一个包裹在科幻元素之内,虽然表面差异巨大,精神内核却相当统一。而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系列第三集《黑暗骑士崛起》就提供了一个相当有趣的例证,这部表面上无疑属于超级英雄类型的影片其实可以有一个武侠面向的解读。以这个角度来歪解的话,《黑暗骑士崛起》就完全是一部美国武侠片。
在看《黑暗骑士崛起》之前,这个系列中的第二集《黑暗骑士》的出彩很大程度上强化了我对这个系列是“犯罪类型”影片的印象。但在看完第三集之后,再完整地回想诺兰的整个蝙蝠侠系列,发觉《黑暗骑士》其实是一次无比华丽的跑题,而《黑暗骑士崛起》让系列最终回到正题中终结。

这个正题根本不是“犯罪”,而是“武侠”。因为整个故事讲的其实完全就是一出“影武者联盟”的师门恩怨——

--(上图:与诺兰的“去戏服化”不同,《守望者》里的战衣真的就是内衣内裤——他们只是一个个笑话)--

这恐怕才是现实世界中的漫画英雄真正的遭遇。在现实的艰险和残酷面前,再正经的蒙面大侠也都是个幼稚的笑话而已——你们根本就不是现实之恶的对手!

因为现实世界有太多太恐怖的恶,这是云端的漫画英雄们永远也接不上的地气。

现实世界里,天无眼,诸侠退隐,不知所踪。

文:疯狂钻石 @魏知超显示全部


答友:怒答!最后一集里崛起的不是蝙蝠侠,而是整个高谭市。

要想理解第三部《黑暗骑士崛起》必须结合前两部。整个三部曲中高谭市和蝙蝠侠有着不同的命运轨迹,并且相互影响。

第一部 高谭市是堕落的高谭市,人们已经失去道德上的正义,官匪勾结肆无忌惮。而韦恩自己处在复仇之路,把正义和仇恨华为等号。在这一部蝙蝠侠通过“影子联盟”极端的行为认清仇恨和正义的关系,实现自身精神升华的同时也给高谭市带来的正义的符号。在第二部的大背景,犯罪分子不敢在黑夜活动,不受贿赂DA开始起诉罪犯就是第一部的功劳。蝙蝠侠的出现成就了高谭市道德正义感的回归,迈出了成长的第一步;

第二部 高谭市开始排斥蝙蝠侠,小丑的出现和民众的反应。整个高谭市乃至蝙蝠侠都在反思:高谭市是否需要蝙蝠侠的存在。找回了道德正义感的高谭市正在追求司法和执法上的正义。这是一步必然的过程,所以蝙蝠侠也欣然接受自己的退役,愿意把维护正义的事情交给DA和警察来做。最后的成为黑暗骑士的蝙蝠侠的存在,已经和高谭市的正义追求不符了。在这一集里,高谭市和蝙蝠侠又得到的成长:高谭市似乎不需要蝙蝠侠;

第三部 是结局,也是轮回。这一步高谭市又回到了道德崩坏的原始状态,甚至比之前还要原始——连形式上的司法都不存在了;同时,恐怖分子空前猖獗,整个城市都被占领,高谭市到了最需要保护的状态。蝙蝠侠适时崛起,轮回性的为城市找回了正义感也为城市带来了新的成长:当自己的城市需要保护时,每一个人都应该站起来战斗!因此不仅仅蝙蝠侠崛起了,5000名警察、Robin乃至整个高谭市都在战斗。到了这部高谭市达到了人人心中有正义,人人为正义而战的程度。虽然最后是蝙蝠侠带走了核弹,但这件事过后高谭市已经变得比以前更加坚强——不再是只有正义的化身在战斗。

而对于蝙蝠侠,“影子联盟”的再次出现本身就暗示这是一个轮回。最开始蝙蝠侠完全把这场战争私人化了,只身找贝恩去单挑。已经年老力衰必然会被痛扁,但被扁其实给蝙蝠侠一个升华的机会。不知道有多大比例的观众发现监狱里的场景和第一部的似曾相识:监狱井口如同当初自己家中失足落下的井口,象征着最初自己恐惧的诞生;监狱自己在蝙蝠侠诞生前复仇之旅呆过,而“见鬼”的大师正是当初站在那里诱惑自己加入“影子联盟”的。

最终,蝙蝠侠克服了恐惧爬上了井口,但是崛起完全不止这些——他已经不在把这场战争当做私人化的东西,“影子联盟”是蝙蝠侠诞生的根源,但是蝙蝠侠已经走出了这个阴影。于是蝙蝠侠选择同5000个警察一起战斗,在人群里和贝恩单挑。到这时蝙蝠侠已经知道高谭需要什么样的力量来保护,已经为自己的消失做好准备。因为他和影子联盟的恩怨已经了解,这个城市已经具备了自我保护的力量——只要戴上面具,还有人可以成别蝙蝠侠。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罗宾的诞生。这个毛头小子从一出场就展示了替代蝙蝠侠的潜力:与生俱来的正义感(与蝙蝠侠的阴暗不同)、机制勇敢、身手不凡。和蝙蝠侠回光返照式的崛起不同,罗宾是一只光芒逐渐增强的新星。这样的年轻一代的崛起,让人对高谭市的未来充满希望。

蝙蝠侠完成了自身命运的轮回而光荣退休,高谭市具备自我保护的决心和力量,Robin的出现使得蝙蝠侠后继有人。 至此,三部曲被诺兰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显示全部


答友:首先是结论:挺好看的一超级英雄片,但不如上一部《黑暗骑士》。下面是我个人觉得不如的原因:
在《蝙蝠侠:侠影之谜》里面韦恩是这样说自己为什么要成为蝙蝠侠的:“歌谭市需要一个图腾,一个正义的象征,一个可以鼓舞民众的希望,正义不会向邪恶屈服,正义终会胜利。”于是他选择成为“黑夜骑士”,但同时他坚决反对他的导师-忍者大师-以及旗下暗影者联盟那一套以暴易暴,自持正义而凌驾于世俗法律之上,一旦认定一个城市或文明已经腐朽溃败,就必须洗牌重来的极端暴力哲学。他相信在现行的法制框架下是可以让世界慢慢好起来来的,为了正义的目的行不义之事是无法带来正义的(“定义你的,不是你的本质或目的,而是你的所作所为”作为点题句重复出现),而复仇与正义往往被人混为一谈。
  
  所以蝙蝠侠不用抢、不杀人、对付罪犯都是最原始的抡晕了,绑好丢警察局或法院门口,而且还同步送上犯罪证据。但在本部里面因为是诺兰第一次掌控好莱坞主流大制作,所以还不敢太过放肆,上述这些都是点到为止,更多还是一个想要毁灭世界的反派,一个力挽狂澜的超级英雄的套路,最后千钧一发,危机解除,皆大欢喜的套路。
  
  在经过《侠影之谜》和《魔道争锋》的练手以及票房收获之后,诺兰更有信心将之前的一些想法和观点在不影响戏剧性的前提下表现得更好,于是我们迎来的最棒的超级英雄片《蝙蝠侠:黑暗骑士》。在本片中,诺兰更进一步审视蝙蝠侠本身所无法回避的困境:那怕你不开枪,不杀人,只抓人,还都送交法办,但这一切都改变不了你本身就是一个法外特权的存在,你的行为本身是违法的。而蝙蝠侠起初想达到的激励民众的目的好像也并不如预期的那样发展,民众中开始出现模仿蝙蝠侠情况,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不受法律约束的义警,可以对心中的“非正义”进行打击,这对韦恩起初自愿成为蝙蝠侠的初衷是一种莫大的讥讽。
  
  而更糟糕的是出现了一名蝙蝠侠几乎束手无策的反派——小丑(影史最高)。作为自己一体两面的小丑的出现让韦恩更加意识到自己蝙蝠侠身份的纠结之处,而力推丹特作为合法的“白骑士”出现在歌谭公众面前,希望通过这样能手段、目的都合法的的人选来给民众正面希望和象征,那么当这一天到来时,自己黑暗骑士的身份也就可以卸下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最后丹特在小丑的设计之下,变成了另外一个的“忍者大师”,以暴易暴,将复仇和正义混为一谈。所以最后表面是被蝙蝠侠挫败的小丑,实际却是最后的胜利者,而蝙蝠侠其实是在这样失败阴影下决定背负起丹特的罪名,用谎言来维持丹特一个正面形象的低落结局。而不是传统超级英雄的高扬结局。
  
  作为第一部将漫画改编的超级英雄电影提升到如此高度的《黑暗骑士》获得了票房和评论的双丰收,而之后的《盗梦空间》更是使得诺兰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导演,在制作《蝙蝠侠:黑骑士崛起》时有了更高的掌控权。同时这两部影片也证明了观众是有能力接受一点复杂叙事以及探讨一些相对复杂问题的影片的,并且也可以获得丰厚的票房汇报。可是为什么《黑骑士崛起》又回到了简单粗暴的超级英雄改变电影的套路中去了呢?前两部影片里面延续的故事情节和世界观倒是在《黑骑士崛起》里面得到了呼应和完整继承,但对超级英雄自我反省和人性审视的精神内核却不复延续。
  
  这里的"崛起“似乎单纯的仅仅是指蝙蝠侠如何从意志、肉体的虚弱状态重新"崛起“,而在《黑骑士》里面设下的并没有解决的道德困境却消失无踪。蝙蝠侠又重新回到了《侠影之谜》结束时的状态,根本放弃了寻找别的解决途径,而径直穿回战袍,和敌人战个痛快,而且更甚,对人性和警方似乎丧失了信任,而更相信自己(数据要自己解密,不给警方,因为警方没有这样的设备,阿佛尔德说那就把设备给警方,得到的回答是怕被人用来做坏事)。而阿佛尔德和福克斯也同步失去了对蝙蝠侠滥用能力的担忧,同样的对话在《黑暗骑士》里面是”你越过了界限“、”你要知道你能力的极限",而在《黑骑士崛起》里面变成"我担心你会死“、"想看看我给你研发的新玩意吗",女朋友也从"当这个城市不在需要蝙蝠侠的一天,我才会和你在一起”的检察官变成一起干着惩恶扬善、劫富济贫的"非法"勾当的猫女。这一切都像是在自我消解掉《黑暗骑士》里面提出的种种难题。
  
  
  还有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反派的设定。为什么《黑暗骑士》这么好,可以谈及一些更深刻的问题,和小丑这个反派是离不开的。
  
  我们先不说演技,单纯就角色设定来看小丑本身和蝙蝠侠如同一块硬币的两面,两人都采用非法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且目的都不是世俗的权利、金钱之类的东西,而是一种纯粹的正义和邪恶。所不同的地方在于,蝙蝠侠相信人性中善的一面,他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够唤起民众中善的一面,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小丑却更信人性本恶,每个人的堕落都只需要“轻轻一推”,包括所谓的超级英雄更是如此,本身就是行走在善恶所交界的钢索上,和自己互为完满的。他的目的不是摧毁歌谭市而是摧毁掉蝙蝠侠和丹特在民众心中、在歌谭市的地位,证明人性就这么的不堪和脆弱,所以他站在马路中间希望迎面而来蝙蝠侠能撞死自己,所以他不为一般的手法拘束,所以他才屡屡设下道德难题去考验人性。
  
  小丑和一般超级英雄片中的反角有一个最大的不同是,他对毁灭世界兴趣不大,更喜欢看到世界在自己的设计下如自己预料的那样混乱不堪,呈现出他认为的本貌。同时小丑对杀掉超级英雄本身也没啥兴趣,更感兴趣的是如何毁掉他,从精神到肉体,从民众声望到自我认知。因此小丑每次的行动都是给所谓的正义阵营出一道选择题,让他们顺着人性做选择。第一次:小丑公开宣布如果蝙蝠侠不出来自首,自己就每天杀掉一个平民。民众给出了自己的选择——愤怒声讨蝙蝠侠,要求警察局抓人,高呼歌谭市不需要蒙面匪徒;第二次:让蝙蝠侠做选择,是要救自己的前女友瑞秋还是代表着歌谭市正义的白骑士丹特,蝙蝠侠做出的选择是救自己的前女友,却被小丑算计被迫救了丹特而牺牲了瑞秋;第三次,两船难题,一船重犯,一船平民,谁有权利决定对方的生存价值。
  
  三道难题步步紧逼,像一条绳索在蝙蝠侠的颈子上越勒越紧,那怕动用了更加违法和不道德的全城监控蝙蝠侠也被逼的难以招架,而在最后则亲眼目睹曾经被自己寄予厚望的丹特被小丑用言语“轻轻一推”变成了双面人肆掠复仇,残杀警察之时,蝙蝠侠毫无疑问感受到深深挫败,只能选择用谎言这个不高明也不道德的行为来欺骗民众,给予虚假的希望和正义,而自己隐身黑暗中。伴着蝙蝠车轰隆隆的远去,蝙蝠侠披风迎风招展,我们似乎可以听到小丑疯狂的笑声回荡在歌谭市。自此一个影史最棒的反派诞生了。
  
  而再看贝恩,则如同大部分的超级英雄影片里面的反派,健壮,疯狂,酷,头脑却似乎不大灵光。和《侠影之谜》里的反派忍者大师一样,贝恩也是来自影武者联盟,对歌谭市也只有一个单纯的目的:这个城市已经腐败不堪,唯有彻底摧毁。于是故事就进入到一个常见俗套的地步,反派想摧毁世界,超级英雄阻止悲剧发生,二者对立黑白分明,一眼便知,直直的一条道走到黑,毫无分叉,更谈不上什么别的想法。贝恩打扮苏联味道,故意奇怪含混的口音,掌控城市之后宣扬的一系列共产主义理论和做派不过是一些噱头,根本对加强本恩这个角色的深度毫无用处,而最后还来了一发最俗套的爱情戏码,更是酸倒大牙。
  
  而贝恩采取的行动也和自己的目的一样简单粗暴,先把歌谭市炸个半残,然后用3辆车(两假一真)装着核弹满街转遛,路线还基本规律。而不直接引爆核弹炸掉歌谭市一了百了非要拖个几十天等自然爆炸的原因好像是因为他要做一个社会实验:无政府统治的歌谭市会变成怎样?他给蝙蝠侠说你会亲眼目睹到因为民众以为“有希望”而亲手毁掉歌谭市,但影片过半,除了开头的暴民狂欢和中间有点奇怪的公审大会,我只看到了基本上能算是秩序井然的歌谭市,所有的暴行都是贝恩或他的手下做的,和民众几无关系,对民众在失去权力和法律约束的情况下的乱象着墨甚少。最过分的是那条补给大桥的作用,一开始说只要有一个市民试图通过此桥,贝恩就引爆炸弹的时候,我还以为后面会有市民试图保命过桥而让守桥士兵两难的类似于《黑暗骑士》里面双船难题那样的困境呢,结果到最后,临了临了,在核弹爆炸前10分钟才迎来了第一批想过桥的人,而且还是罗宾带来的校车,最后也就干脆的将桥炸断了事。要是能一开始就有市民来挑战这个桥,不管是被击杀还是导致补给中断,我想歌谭市内部会更乱,更能达到贝恩的实验目的吧。所以我就纳闷了?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一开始就引爆核弹一了百了的好。
  
  这样的反派完全是不进反退,从丰富立体的小丑退回到忍者大师的档次去了。这样的反派只能提供给我们肾上腺素的刺激,却不能带给我们小丑那样的纠结和思考。
  
  我不知道是诺兰无法解决自己提出的关于超级英雄存在的的"合法性""和行侠仗义的道德法律困境这个难题的答案呢(《守望者》那样解决方案肯定不是一个好答案)?还是根本诺兰本身对这个系列已经失去了爱,随便和别的超级英雄电影一样弄点大场面唬弄唬弄对付过去就得了?反正这是我最主要对《黑骑士崛起》不满的地方,我希望看到的是《黑暗骑士》里面所提出问题的进一步挖掘和解决回应,将超级英雄电影的格调进一步提升,而我却只看到逃避和流俗的简单粗暴。 显示全部


答友:很多人会拿TDK和Joker与这一部相提并论,下面就来看看这两者的比较。PS:内含剧透慎入。
TDKR与TDK

纵观蝙蝠侠前传三部曲,其主题分别包含了英雄升起、没落和崛起的崎岖过程,这一部没有 TDK 那般阴暗,真正如片名一样,让人看到希望和光明,作为 Nolan 脑残粉,毫不犹豫的给出五星。这次的灵感来自于科幻鼻祖《大都会》和查尔斯狄更斯的小说《双城记》,尤其是最后的革命段落完全就是《双城记》中法国大革命的翻版。

到了最终章,蝙蝠侠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困境,然后再重新站起,最终实现崛起,这个套路尽管烂俗,但 Nolan 玩出了新意,这次的故事依然保持了水准,但也仅仅是保持,整个故事框架提升到了更高的程度,全程无尿点那是必然,场面也全面升级,但一点也不爆米花。TDK给人的感觉全程平淡无高潮,但其实处处是高潮,而 TDKR 有点走模式化,过于流水线,Nolan结构非常弱,最后的高潮戏和拯救整个城市也让他看起来过于好莱坞流水线,但为了照应 Rise 这一主题,而且又是最终章,所以必须要燃起来,有点模式化也可以理解。

Bane打残蝙蝠侠的桥段来自原著漫画《Knightfall》的断背之战一章,Bruce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在监狱一段,当 Bruce 突破自我实现崛起那一刻,配合正能量爆棚的配乐,燃了。当蝙蝠侠归来在大桥上燃起蝙蝠 Logo 时,正照应了早前TDK的一款海报,照 Nolan 的本意,如果希斯莱杰仍然健在,第三部的反派可能依然是他,所以这个桥段才出现在第二部海报中,而 Nolan 在希斯莱杰逝世后决定不再启用这个角色,才有了现在的Bane,而这个桥段则被保留下来。

和 TDK 不同的是,这次多了真正意义上的高潮戏,在最后城市保卫战一段,我们看到了Nolan用传统的拍摄手法营造的大场面,丝毫不依靠 CG 技术,更加真实甚至超越了 CG 带给人的震撼,恰到好处的爆破和动作桥段,不华丽而是贴近现实,再对比 Michael Bay 变3的结尾同样的城市大战,两者的差距十分明显,一样的模式,Nolan 却调度有序,整个节奏也张弛有度,没有给人混乱感。

结尾也引出了漫画中的罗宾,只是关于罗宾故事的设定和原著就脱节了,所以就有另一个解释,片尾提到罗宾只是Nolan对原著的致敬,而囧瑟夫的角色就是蝙蝠侠的接班人,并没有罗宾这一角色,当囧瑟夫踏入蝙蝠洞那一段,和蝙蝠侠首部侠影之谜中 Bruce 刚踏入蝙蝠洞如出一辙,更加照应了这种说法,没错,这是蝙蝠侠之外的另一个Rise。

简单说说几个新增加的配角,Bane留到下面细说,Anne Hathaway饰演的猫女足够妩媚,性格上符合了原著,在善与恶边缘徘徊,还是演绎得很到位,Marion Cotillard 这次的表现不够理想,甚至有些花瓶,囧瑟夫饰演的愣头青警探戏份意外的吃重,几乎要达到男二号的出镜率。另外几个老配也依然保持水准,Michael Caine的老管家这次处处给人泪点,奥德曼依然一副苦大仇深的老好人模样,Fox的表现依旧不变,这两位都中规中矩。

说了那么多优点,下面说说槽点,这一部的剧本虽然照着《双城记》的路子,但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离神坛还差了一点,既然是最终章,足够燃 Nolan 是做到了,但作为离别,没有给观众足够多的感动,比如蝙蝠侠崛起那一刻,总感觉差那么点火候,还好足够多的大场面弥补了这些不足,但总的来说,TDK与 TDKR 就像两个考生,给出了不同的解题过程,但都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Bane与Joker

Tom Hard饰演的 Bane 没有让人失望,又一个霸气侧露的高智商罪犯,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在耍狠,之前担心面具会限制其表演也多余了,其出场照应了TDK开头 Joker 的出场,一上来就 Hold 住观众,惊艳之处,就是那个盗梦式的镜头,也只有 Nolan 才想得出。Bane的气势和张力还是逊色于Joker,因为 Bane 还有一丝情感。

不少人在 TDKR 上映前就开始诟病 Bane 不及Joker,这两者本来也没有可比性,Joker本是无法超越的存在,但如果没有前者,Bane必定会更加惊艳,在气势上魄力十足,相比 Joker 则更加果断干脆,丝毫没有回旋余地,不像 Joker 和蝙蝠侠的关系那般“暧昧”。Bane另一点不及 Joker 的地方,就是没有和蝙蝠侠擦出火花,两者的对峙过于生硬,有的只是肉搏战,心理战完全可以忽略。如果说 Joker 洞悉的是人性的丑恶,Bane就是抓住了整个哥谭的命脉。

史诗级配乐锦上添花

再次坚定的认为 Hans Zimmer 和 Nolan 真是完美搭档,是神一般的组合,没有 Hans Zimmer 的配乐,整个电影都会拉低一个档次,尤其是监狱一段的 Rise 响起,和最后的高潮戏,我整个人也跟着 Rise 了,直到电影结束,耳边还在回荡 Bane 的革命旋律。TDK的配乐给人的印象,就是为Joker准备的电音元素,相比TDK的配乐,这部更加悲壮,气势恢宏,相当符合崛起这一主题,借用一位网友的说法「去影院听他的音乐,就好像朝圣的感觉」,今年若要列十佳原声,必须要有TDKR。

传奇终结

蝙蝠侠前传三部曲就此终结,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点,Nolan为超级英雄电影树立了新的标杆,其中的人性剖析,善与恶的博弈,贴近现实的世界观,早以超越了美漫本身的设定。之后即使要重启这个系列,估计也很难有人超越Nolan,Nolan一直摒弃 3D 技术,力挺 IMAX,坚持传统不随大流,这是作为一个商业片导演难得可贵的坚持,这样做的目的,当然只为给观众最完美的观影体验。关于结局,Nolan不仅做到了崛起,让新的英雄诞生,继续延续暗夜骑士传奇,也给了观众满意的交代,并且最后还玩了一个花样,没有直接交代蝙蝠侠生死,而把答案留在了细节中。

在蝙蝠侠最后踏上蝙蝠翼准备带走核弹那一刻,对 Gordon 说的一句话印象很深刻「任何人都可以是英雄,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举动,为无助的小男孩批上外套,让他知道人生还可以继续下去。」这是幼时 Bruce 的父母遇害时 Gordon 为他做过的事,再联系到 TDKR 的枪击案,感慨万千,三位为女友挡子弹和保护陌生人的男子,他们都是普通人,却做出了英雄的壮举,现实中不缺英雄,他可以是我们每一个人,电影中暗夜骑士的崛起,带动了现实中的我们每一个人正能量的崛起。显示全部


答友:每个人心中有蝙蝠侠,或者说每个人都心存善念,这应该是整个 Wayne 家族的美好愿望,不代表一定能实现。小丑早已证明了人心之恶,蝙蝠侠只是通过谎言将其暂时掩盖了而已。

TDKR 最后,Robin(Blake)看着蝙蝠侠拖着核弹飞走时,并没有摸着小孩的头、闪着泪花、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而是非常郁闷地丢掉了自己的警徽,而后接下蝙蝠侠的接力棒。这就是很明显的表达 Gotham 没能达到 Bruce Wayne 所期望的状态,仍然需要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守护者。

Bane 接管后整个 Gotham 的无秩序狂欢,特别是那场令我印象深刻、还有点似曾相识的「批斗会」,正是缺少正确指引的盲目民众在小丑所言的「little push」作用下的结果。Harvey Dent 只是一个象征而已,Bruce、Blake、Gordon 等人并没有因为知道丑陋的真相而失去希望,倒是普通民众,把注意力过分集中在 Harvey Dent 这个具体的人身上,导致 Bane 一段朗诵就彻底摧毁他们的希望。回过头来看,我觉得这个结果是在否定第二部中蝙蝠侠的一切努力——即使在灿烂的谎言维系下,市民们仍然没有能把善良、正义放在心中的首位。White Knight 也好,Dark Knight 也好,在他们心中并无区别,法律、秩序不重要,能保全自己就好。看第二部的时候,我就觉得蝙蝠侠的追求太完美了,简直是苛求。这是一种无奈,也是现实。

在我看来,TDKR 就是想讲一个精彩的超级英雄故事,没有 Batman Begins 里大段大段的说教,没有像 The Dark Knight 那样挖掘反派。没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心存善念,对于看过前两部、对诺兰有影片深度上要求的影迷来说,确实颇为失望。Alfred 开头劝告 Bruce 应该通过金钱和科技去造福世人,而不是戴着面具出去抓罪犯。若没有谎言的话,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可是当 Bruce 被关到监狱里的时候,看着城市一点一点地毁灭,心里着急了,跟狱友的对话中可以发现,什么象征、什么恐惧、什么心中善恶,他都不在乎了,一心想着尽快出去干死 Bane 就好了。

从开头我就在心里琢磨着片名,这个 Dark Knight 何时 Rise?可惜我一直没看到蝙蝠侠的心境有任何变化。从监狱里跳出来算是 Rise 吗?没看出来。倒是最后 Robin 站在升降台上 Rise 上去了,我才知道 Rise 上去的东西,实际上是蝙蝠侠这个具体的象征。这和 Bruce 最初的理念简直是背道而驰,那个 Robin,和第二部里面模仿蝙蝠侠的市民们有区别吗?无非是得到了官方装备而已。

诺兰没能解决前两部的问题、给出一个完美的结局,是令人遗憾的。但这样一个无奈的结局,我反而更能接受。这是一部没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电影,把普通市民教化成圣人,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与其说诺兰「想解决前两部的问题但是失败了」,我更想说诺兰「想表达前两部的问题实际上是无法解决的并且成功了」。


答友:终于看了电影对于蝙蝠侠迷和诺兰粉来说绝对是不容错过的作品。这里仅说一下个人对电影内容的看法和一些与过往作品的联系,其他的还是留给更专业的知友去评价吧。(有部分剧透,并且透露部分关键情节,建议在观影后阅读

首先,第三部的缩写与弗兰克米勒的漫画黑暗骑士归来(THE DARK KNIGHT RETURNS)一样都是TDKR,而在剧情上也同样是蝙蝠侠在沉寂多年之后,重披战袍的故事。蝙蝠侠被贝恩大瘫痪自然是参考了骑士陨落(Knightfall)的剧情。而高谭成为无政府的隔离地带也可以看出与无人之地(No Man‘s Land)的关系,尤其是警察与暴徒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