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位
  •  
  •  最新新闻列表
  •  
  •  图片新闻
  •  
 > 头条新闻 >

「消极比赛」事件,为什么只有中国不去申诉?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9:49:25



鏁欎綘璇绘噦濂冲瀛愬湪鏆楃ず浠€涔?灏藉叾褰撶劧锛岄『鍏惰嚜鐒?什么颜色搭配在一起好看?十二种风格120种颜色搭配方法中考说明文阅读应考策略濡備綍璁〦XCEL鍦ㄦ墦鍗扮殑鏃跺€欐瘡椤甸兘鏄剧ず琛ㄥご

荷香满塘、月色满天、(我愿为莲)视频:邓丽君经典歌曲欣赏8集大家在高考结束后都做了哪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或者本来想做但没做的事?破除养老“双轨制”,一场拖不起的改革一大批美丽花片的钩法江湖八大排局之炮打两狼关系列紫色家居的设计方案精美壁纸摄人魂魄美得令人窒息-4超美景图流行音乐通俗唱歌技法教学视频王竹立谈信息技术的教育价值央视“走基层”泄露的计生尴尬北京大学法学张千帆教授用伶俐的舌剑揭露了现代社会------超赞的---0至1岁漂亮的婴孩钩针鞋---不学可惜---北京观赏石吃什么东西有助于长高?【搞笑图文】祝大家七夕情人节快乐!130813土豆这样整也好吃—糖醋小土豆BBC:20世纪100位最伟大演奏家22道猪骨的做法大全“才高八斗”谢灵运不论这个世界多么糟糕,你自己的世界一定要精彩...【精美素材】如梦年华韩国电影《醉画仙》[高清完整版]一亩地到底能打多少粮?(来源:农民日报让孩子既听话又有主见,这个方法值得学习!当你真正成熟了就应该懂得的一些事

【图片素材】★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如何正确的摆放餐桌有利风水白内障妙治当你真正成熟了就应该懂得的一些事

「消极比赛」事件,为什么只有中国不去申诉?如果要申诉 只能有两个目的 1. 争取改判 2. 表明姿态 对处罚不满的姿态

中国没有申诉 表明中国并不指望通过申诉来改判 为什么?有两种可能 1. 中国觉得通过申诉而改判完全没有可能性 2. 中国完全不在乎失去一对选手 这两点有没有可能性呢?我觉得是有的 虽说加上完全作定语有所夸张 但如果上诉成功可能性接近于零(为什么?明早再说)如果一下两对出局了 中国上诉可能性会大很多

那么为什么中国连姿态都不作一下?要回答这个问题 需要考虑一下整件事中所有的参与者 奥组委 羽球会 中国羽球队 队员 中国体育官僚 假设中国申诉表态了 上述几方谁会得到好处?

奥组委肯定不希望混乱冗长的纷争让本届奥运会的形象继续糟糕下去 不过中国也没在申奥了 所以奥组委高兴不高兴 没所谓

羽球会不会 杀威棒都下去了自然希望贼人就服服帖帖了

中国羽球队 短期来看 由于前面已经假设申诉不会改变任何结果 出局的那对不会起死回生 摆姿态会对中国羽球队短期内产生积极引向的唯一解释就是申诉会让羽球队士气大振 夺金希望猛增 这是否可能? 从目前来看 中国羽球队似乎守影响不大 该拿的还是拿 该包揽的还是包揽 所有申诉对羽球队在奥运会的最终表现 似乎没影响

从长远来看 一次抗议不会对羽协和中国对着干的决心产生动摇 也无法估量因抗议可能产生的中世羽球届任何变化的影响 简而言之 无明显好处

那么抗议最大的收益者是谁? 第一是队员 犯了错有妈顶着 自然好过点 第二是体坛官僚 在民间树立高大形象

上述是中国表态的好处 所以中国选择不表态唯一的可能就是不表态的利大于表态的好处

不表态有什么好处?

羽联方面太长远 没法估量

对羽毛球队来说 与其给已经不可能为金牌做贡献的队员提供精神支持分散精力 不如保持稳定 先把改拿的排拿了

那么领导和队员呢?不用说了 没人想被黑出翔来 在二十六岁退役

综上 我认为在不申诉第一原因是觉得改判没戏 第二原因是也没必要通过申诉来说表姿态 因为不表带来的队伍内部安定团结顺利完成目标比表带来的呵护队员保持良好形象重要许多

写到这里我已经忘了问题是什么 记得有个标签是文化 生硬的扯一句 也许是我们更功利 注重实绩 把物质上的富足看得比情感上的完美要重的多 也可以说 在通过物质上 此处即金牌 树立的精神巨人和纯粹的精神巨人间 我们选择了前者

说了那么多 也许中国不申诉的原因就是两个字 服了 显示全部


答友:明明理亏不申诉也罢。干掉2队韩国选手,金牌稳拿,划算


论语文教育中的创造性思维培养 北京师范大学 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何克抗 一、当前语文教育的症结所在——窒息创造性思维众所周知,九十年代以来我国语文教育曾受到来自家长、教师和社会的多方面的激烈批评,引起全社会的极大关注,并曾多次在报刊上开展关于语文教育改革的全民性讨论。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全民大讨论,发端于1997年11月北京文学在世纪观察栏目上刊登的一组关于忧思中国语文教育的三篇文章

论语文教育中的创造性思维培养 北京师范大学 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何克抗 一、当前语文教育的症结所在——窒息创造性思维众所周知,九十年代以来我国语文教育曾受到来自家长、教师和社会的多方面的激烈批评,引起全社会的极大关注,并曾多次在报刊上开展关于语文教育改革的全民性讨论。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全民大讨论,发端于1997年11月北京文学在世纪观察栏目上刊登的一组关于忧思中国语文教育的三篇文章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